半扇屏 8 修改版

8


孔雀王不见回答,又追问他道,“方才妙音尊者说什么只字不提?”

怀能吃了一惊,心道,难道是唤我不成?还未开口,孔雀王用手扼住他的脖颈,怀能被他勒得简直上不来气。

那两名女子跪在地上瑟瑟发抖,似乎十分地怕他,颤声说道,“方才尊者说要逃走,教我们私放了他,我们自然是不敢的,还求殿下饶恕!”

怀能想不到这两人掐头去尾,倒将他供了出来,欲要辩白,转念一想,便忍过了。

孔雀王微微冷笑,反问他道,“你想逃去哪里?难道还回庙里去不成?”

怀能原本也有些怕他,可听他说话还如往日里孔砚一般,忍不住笑了出来,顺口接道,“做和尚的,不回庙里,难道要去观里去不成?”只是说完却又觉着懊恼。


孔雀...

半扇屏 7 修改版

7

一过山门,孔砚就松开了他的手,神情古怪的看着他,怀能心底有些异样,随他眼神低下头去,才看到胸前的佛珠已有数粒炸裂开来,碎落在石阶上了。

孔砚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这道士果然有些仙气,你这封印要破了罢!我倒要瞧瞧,你到底是个什么?”话音刚落,就伸出手来将他的佛珠狠狠扯断。怀能大吃一惊,眼看着佛珠四散滑落,耳边突然轰然作响,心底惊怕得厉害。

这人哄他来这山门下,根本就不怀好意!他明知这人是个妖物,可这几日相处下来,到底还是没了防备。

怀能站也站不稳,手脚发软地问道,“为什么?”

孔砚微微冷笑,说道,“哪有什么为什么。我如今法力全失,你身带封印,却偏偏送上门来,若是果然有些厉害,正好教我吞...

半扇屏 6 2018修改版

6

怀能心里一沉,后退了两步,小心问道,“谁会解?”孔砚瞥他一眼,一副舍我其谁的神情,倨傲的说道,“等我法力恢复了,你便跪下来求我。若是求得我欢喜了,替你解一解也未尝不可。”

怀能哦了一声,说,“我这样挺好的。万一解开了发现自己是个妖怪,那还不如不要解。”

孔砚没想到他竟然拐弯抹角的推拒,不由得动了怒,转念一想,冷笑道,“我可不受你激将的法子。”又道,“你好好的想想,到时要如何的求我。若是求得不好,我就要你生死两难!”

怀能心中大叫,我真不想解!可看他这样子,也不敢再多讲,便唯唯诺诺的点着头,装作记住了的样子。


孔砚心满意足的点点头,将铜镜反扣在桌面上,一派威严的吩咐道,“过来替...

半扇屏 5

5

怀能十分委屈的捧着脸,说,“小僧实在是一片好心。”

孔砚忍无可忍,扯住他的僧衣,阴恻恻的说道,“那你夜里就睡地上罢,不要犯了戒!”

怀能看着床上的两床薄被,又望望脚下的青砖,实在很想扇自己几个巴掌。


孔砚打定了主意要一探究竟,只是迟迟寻不出那女子的马脚。

怀能就说,“只怕是个寻常人,哪里有那许多的妖怪?”

孔砚冷哼一声,说,“无风不起浪。当真是个寻常人,又怎么会有这些传言?老道没别的本事,只会弄这些掩人耳目的把戏。村夫野汉瞧不出,倒以为他有多大的神通!”

怀能不大明白,问他,“即便真是个妖怪,也已经嫁作人妇了,又不见她祸害人,咱们管她作甚?”

孔砚嗤笑一声,一脸的不屑,...

半扇屏 4

4

孔砚冷冷的看着他,怀能不由得打了个哆嗦,凭空就矮了下去几分。


那只雪团似的鸟儿落在孔砚的肩上,在他耳边啾啾的叫着,也不知说着什么。

孔砚的目光朝茶棚深处扫去,怀能忍不住搭讪,笑嘻嘻的说道,“人说从前有个公治长,听得懂鸟语,我想着必然是说笑,怎么会有那样的稀奇事。如今看来,孔公子也懂得么?”

孔砚神情古怪的瞥了他一眼,半晌才说,“我懂不懂得,与你有什么相干?”

怀能干笑一下,赶忙附和道,“公子说得是。”


老婆婆端上来一碟盐水毛豆给他们吃,怀能笑嘻嘻的把碟子推了过去,同他说,“一起吃。”

话音未落,碟里的毛豆就蠕动起来,化做无数暗青色的细蛇,顺着他的手指游了上来,攀紧了他...

半扇屏 3

3

男子牵马就走,他只好紧紧的跟上,在人身旁小心的问道,“不知公子贵姓?”

男子瞥他一眼,脸上也没什么神情。怀能讪讪的,以为他不想说,却突然听他毫不在意的说道,“我没名没姓。”

怀能差点儿被口水呛住了,“没,没名没姓?”就算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,长了这么大,也总该有个名字。怀能心里嘀咕道,不想说罢?他不死心,又追问道,“那我怎么称呼公子呢?”

男子不耐烦的瞪着他,大约是嫌他话多。他安静了片刻,终究还是忍不住,又呱噪了起来,“那我就称呼你,没公子?”

男子脸色阴沉,手一抬,眼看就要发作,怀能连忙遮住了脸。那人冷哼一声,手放了下来,也没当真与他动手。

怀能想,怕是他伤未全愈,所以才不屑与...

半扇屏 2

2

两人一路飞驰入山,天色渐渐昏暗,马也倦了,慢了下来。

怀能见着一处避风的所在,便把两匹马都扯住了,把男子也弄下马来,将他放平在地。这时节,男子已然面色赤红,怀能见他双眼紧闭,气若游丝,浑身发烫,几近僵直,暗道不好,忙扯了一片衣襟,从皮囊里倒了些水给那人擦拭额头,又从兜搭子里拿出自己救命的药丸,想着死马当作活马医,索性喂给他吃算了。谁知怀能正要将他牙关撬开,那人却猛地睁开双眼,冷冷的问说,“你做什么?”

怀能原本就有些怕他,他这一声喝问,吓得和尚打了个激灵,药丸便滚落在草丛里。这药乃是方丈与他的救命药丸,平日里他一丸也不舍得吃,如今跌落,不免心痛不已。

只是他却不曾想,他体格这样的好...

半扇屏 1(修,暂且先叫这个吧,争取这一次把这个改完)

怀能偷了只鸡腿,拿了张新鲜荷叶,裹好了揣在怀里笑嘻嘻的出了城。

谁说出家人就该茹素呢?他吸着鼻子,只觉得这香气扑鼻,越闻越饿,眼看得前路一座破庙,心中大喜,想,该我饱餐一顿了,只是可惜没有酒!

这庙虽已破败,可庙里敬奉的关帝却不可得罪,怀能恭敬的拜了拜,这才转到关帝像后盘腿坐下。

怀能从怀里掏出荷叶包,小心翼翼的将它打开,这只鸡腿肥大酥烂,金光油亮的,还带着热意,看得他简直热泪盈眶!


化缘可化不来这样的妙物,便是使钱去买,也无人肯做这样造孽的事,卖出家人这样的荤腥之物。

更不要提这城中惯吃水禽,不是卤的就是酱的,吃得他梦里都是鸭头。好容易瞧见这家卖烧鸡的,守了半日才觑得机会,偷出...

情非得已 145

145

一切宝贵的东西,好像都是苦乐参半的。

大概有了苦,甜的味道才格外的让人诱人吧,他想。


戏很快就拍完了,杀青之前,乔伽给周善明打电话,献宝一样的说自己一直都没有打开盒子。

周善明在电话那边笑了,说,“我相信你。”

乔伽忍不住撒娇,说很想见面。

周善明想了想,说,“那我跟刘升讲一下,那个跑龙套的角色,还可以再给我加两句台词。”

他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
不过拍完戏后,两个人却没能马上见面,因为汪月月流产了,这场意外是谁都没有料到的。刘升没经历过这种事,生怕汪月月有什么事,光送人去医院就已经吓坏了,完全顾不上别的事。

片场出了这么大的事,有些记者闻风而动,四处蹲守,一...

情非得已 144

144

周善明出了高速,把车停在路旁,从放在后座的外套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盒子,然后跟他讲,“南南,这个你先替我保管一下,等你拍完片子,我们找个地方去度假吧?”

乔伽没想到他会这样说,一点也不按照套路出牌,懵懵懂懂的接了过来,握在手心里,才后知后觉的想到,这就是要在一起的意思吗?忍不住就问说,“我能打开看吗?”

周善明笑了,说,“我要是不答应,你能忍得住吗?”

“小看人!”乔伽嘟囔说,“我怎么就忍不住啦?我自控能力很好的!”

周善明笑而不语,说,“走了,再不回去,刘升该急了吧。”

他把乔伽送到摄影棚附近,乔伽下车的时候,向他邀功道:“要是我忍住了没看,你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周善明眨着...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