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非得已 144

144

周善明出了高速,把车停在路旁,从放在后座的外套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盒子,然后跟他讲,“南南,这个你先替我保管一下,等你拍完片子,我们找个地方去度假吧?”

乔伽没想到他会这样说,一点也不按照套路出牌,懵懵懂懂的接了过来,握在手心里,才后知后觉的想到,这就是要在一起的意思吗?忍不住就问说,“我能打开看吗?”

周善明笑了,说,“我要是不答应,你能忍得住吗?”

“小看人!”乔伽嘟囔说,“我怎么就忍不住啦?我自控能力很好的!”

周善明笑而不语,说,“走了,再不回去,刘升该急了吧。”

他把乔伽送到摄影棚附近,乔伽下车的时候,向他邀功道:“要是我忍住了没看,你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周善明眨着眼看他,宠溺的说道,“你讲,我都答应你。”

乔伽有一点点不高兴了,“明叔,你这么说有点看不起人哦,是不是觉得我比你小,就一定忍不住?”

周善明笑了,承认道:“好吧,是有那么一点点。”

乔伽出其不意的在他脸颊上偷亲了一口,然后信心十足的说道,“明叔,你等着瞧吧!”

他的确比周善明小,这个事实是他永远也改变不了的,可这不代表他不成熟,永远需要明叔的呵护和照顾。

他也想要为他的明叔做很多事情,想要把那颗心放在自己的胸腔里,好好的珍惜,爱护,永远的藏好啊。


这一次分别之后,乔伽真有点度日如年的感觉。尤其是拍完了戏,在自己房间里休息的时候,他总是忍不住要掏出那个小盒子来,就好像玩魔方一样翻来覆去的摆弄着,有时候做梦都是盒子里的戒指,还梦到他没拿好,盒子掉到了水里,他伤心欲绝的去捞,醒来才想起来这是梦,忍不住好笑了起来。


刘升跟汪月月似乎还是那样,看不出来有什么进展,不过最近汪月月似乎有点忙,场内全是那个小助理在跑。刘升的脾气时好时坏,出去抽烟的次数明显多了很多,还跟他打听汪月月最近在忙什么,乔伽就抱怨说,“谈恋爱的人是不是智商为零啊,你一个导演,不好好问问你自己,我哪儿知道制片在干嘛?”

刘升立刻就蹙起了眉,就说,“什么意思?”片刻之后又说,“哦,你说你自己吧,你最近这状态怎么回事儿,是不是谈恋爱了?跟谁?不会是月月吧?”

乔伽不知道怎么的,就把实话一股脑的都跟他说了。刘升很意外,嘟囔说,“真的假的?”抽了半支烟,最后才说,“我跟他,除了谈生意,也没谈过别的。他这个人,跟人不交心的,你们两个怎么就在一起了……”他弹了一下烟灰,突然笑了,说,“不过爱情吗?不就是他妈的那么回事儿?你高兴就好。”

乔伽笑了,觉得他这句话说得很有导演范儿,说,“是啊,高兴就好。那你呢?你跟月月怎么样了?”

刘升苦笑了一声,说,“说了啊,她以为我开玩笑呢,这不,都不搭理我了?”

乔伽说,“谁让你以前老欺负她。”

刘升一时语塞,回过神来以后,恼羞成怒的骂他,“说得好像你是专家一样,那你倒是给我说说,现在怎么办!”

乔伽一本正经的说,“继续呀,说到她相信为止呗。”

刘升把烟摁灭,招呼他说,“过来,我不打死你!”

乔伽嗯了一声,往后退了两步,说,“导演,打左脸还是右脸啊?”

刘升被他噎了一下,突然说,“我让你叔过来打你,怎么样?”

乔伽开始还没反应过来,后来想明白他话里的意思,脸腾的一下红了,再也接不下去,伸手一指,“月月!”

刘升一回头,他一溜烟的就跑回了场内,拿起翻烂的剧本遮住了脸。

他想明叔,很想很想。


他每天都要给周善明打电话,如果周善明那边有事,晚点还会给他打过来。

他有时候情绪还在戏里,一时片刻的出不来,周善明就在电话里跟他讲些有趣或者好笑的事情逗他,让他很快的开心起来。

乔伽自己也觉得这样实在太过情绪化了,就问周善明会不会觉得累,解释说自己其实可以调整好的,就是想他了,想听听他的声音。

周善明轻声的笑了,说,“你不讲给我听,那要讲给谁听呢?闷在心里,我可听不到。”想了想,又说,“其实我有时候的确想过,你这样太累,想让你不要演戏了。可是,一个人还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事,就算痛苦,那也是苦乐参半的,对不对?”

乔伽说不出心里的感觉,就好像被人紧紧抱住,有了依靠一样,他突然感悟般的说道,“就跟爱情一样啊……”

周善明大概有点意外,安静了一下,才说,“南南,我知道我之前对你不够好,我怎么样才能让你更快乐呢?”

乔伽没想到他会问出这样的话来,眼睛有点酸,连忙说道,“你已经很好了,是我太贪心了。”

他想了想,又解释道:“我希望你能不那么小心翼翼,不要总是象长辈一样的对我,偶尔跟我生生气什么的,不要自己忍着。我知道你肯定有什么事,不管是鑫利还是你父亲,你不想跟我说我也明白,可是要是累了就告诉我,哪怕是陪着你也好啊,我也想让你依靠啊……”

周善明沉默了,乔伽有点不安,他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提的有点奇怪,毕竟两个人的年龄差的那么多,他的人生阅历根本不足以让这个人去依靠,可他也在努力的成长啊,他希望尽可能的替这个人分担,无论是什么。


周善明斟酌了一下,才说,“其实也没什么,他还是跟以前一样,不能接受我是同性恋的事实,我早已经习惯了。”

其实上次乔伽就已经有点猜到了,只是听他说出来的时候心里还是很难过,那么多年了,明明已经在慢慢的和好了,却因为自己的缘故,再一次的决裂了。

小声的说道,“其实,就算我的爸妈还在,我跟他们出柜,也不一定能马上就接受你,你干嘛一定要告诉他们呢?”

周善明沉默了片刻,才回答说,“南南,我希望他们喜欢你,疼爱你,能把你当做儿子一样的看待,希望你能有一个家。”

乔伽的眼圈突然就红了,他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,只是很轻的嗯了一声。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3 )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