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非得已 145

145

一切宝贵的东西,好像都是苦乐参半的。

大概有了苦,甜的味道才格外的让人诱人吧,他想。


戏很快就拍完了,杀青之前,乔伽给周善明打电话,献宝一样的说自己一直都没有打开盒子。

周善明在电话那边笑了,说,“我相信你。”

乔伽忍不住撒娇,说很想见面。

周善明想了想,说,“那我跟刘升讲一下,那个跑龙套的角色,还可以再给我加两句台词。”

他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
不过拍完戏后,两个人却没能马上见面,因为汪月月流产了,这场意外是谁都没有料到的。刘升没经历过这种事,生怕汪月月有什么事,光送人去医院就已经吓坏了,完全顾不上别的事。

片场出了这么大的事,有些记者闻风而动,四处蹲守,一心想要拍到点什么,在这种风口浪尖,乔伽也不敢贸然的跟他见面。

不过制片这边的事情他因为好奇,跟着月月也了解了不少,平时不拍戏的时候也帮了很多忙,这时候就全力的帮着制片组收尾,忙起来也根本顾不上别的。


因为拍摄的部分已经结束了,牟立人给他安排了新的活动,但都被他拒绝了。牟立人亲自过来了一趟,跟他推心置腹的聊了很久,他虽然没有被说服,可自己也在反思,自己的对立情绪是不是太严重了。毕竟站在牟立人的立场来看,大约从来都不觉得那些会是问题吧。可那些肥皂泡一样的东西虽然光彩变幻,却一戳就破,对他来说其实并没有多少意义。

不过他还是答应了牟立人要好好的考虑一下自己的将来。


周善明的母亲生病了,那几天正好在陪伴病人。打电话过来说要接他,他怕周善明太累,不肯答应,说自己回去就好了,周善明突然问他:“要不要来看看我母亲?”

乔伽顿时手忙脚乱,又怕这时候去打扰病人养病,又怕选不到合适的礼物,怕这突如其来的见面会刺激到老人。

周善明笑了,说,“我早就跟她讲了,你早一点去,总好过晚一天去。也不用带什么,带一束花就好,不知道哪里去订的话,找Maria就可以了。其他的她其实也不需要,我想让她看看你。”


乔伽怕来不及,还是戴好墨镜自己去花店订了一束花,花店的花艺师听说他是去看望“女朋友”的母亲,很热情的给他配了一大捧错落有致的粉花。

周善明来接他,远远的就看到那捧粉色的花束,一下子停在了他的面前,笑着替他拉开了车门。

周善明问他怎么买了这么大一束,乔伽只好解释,说,“是花艺师配的,”他嗅了嗅,有点不好意思的说,“不过我觉得很好看啊。”

周善明忍着笑看他,说,“是很好看,花比人娇。等下见了我母亲,不要告诉他花是别人选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乔伽忍不住好奇。

周善明一本正经的说,“有点点傻。”乔伽怕花放在后座上碰坏了,所以不肯松手,一直抱在怀里。那么大的一束花,看起来大概是有点傻的吧?

被他这么说,乔伽本应该有点不高兴的,但他很快就补充道:“不过我喜欢。”所以乔伽立刻又高兴了起来,说,“你喜欢不行!还得让阿姨也喜欢我呀,她是不是喜欢那种聪明的?”

周善明看他一个人在那里紧张得不行,就安抚他说,“不过也不一定,也许她跟我一样,见了你的面,就特别的喜欢你呢?”

乔伽撇撇嘴,小声的嘟囔说,“净瞎说!什么时候就特别喜欢我了?都特别的喜欢了还跟我分手?”

周善明笑出了声,只好承认自己的错误,“好吧,那时候是我的错,可我现在特别特别的喜欢你了,怎么办?”

乔伽想吓唬他一下,但最终还是没舍得,只是抱着花冥思苦想,等等见了面到底该说什么。他不想再问周善明了,越问越没信心。


但其实见面的情形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。

周善明的母亲叫罗莺,虽然大病初愈,却总是带着笑容,看起来很温柔。

看见他的那一大捧花时,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笑出了声,问他:“是不是有点重?”

乔伽没想到第一句话竟然是问这个,愣了一下,连忙摇头说不重的!很轻很轻!

罗莺就笑了,问阿姨有没有能插的水瓶什么的,很快就把这捧花插好了放在桌上。

乔伽把花送了出去,两手空空的背在身后,突然有点羞愧。她是周善明的妈妈呀,不论如何,她肯定还是希望他结婚生子的吧?

他来这里,就好像是来朝她要人的,这让他心慌意乱,无论如何都抬不起头来。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32 )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