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扇屏 8 修改版

8


孔雀王不见回答,又追问他道,“方才妙音尊者说什么只字不提?”

怀能吃了一惊,心道,难道是唤我不成?还未开口,孔雀王用手扼住他的脖颈,怀能被他勒得简直上不来气。

那两名女子跪在地上瑟瑟发抖,似乎十分地怕他,颤声说道,“方才尊者说要逃走,教我们私放了他,我们自然是不敢的,还求殿下饶恕!”

怀能想不到这两人掐头去尾,倒将他供了出来,欲要辩白,转念一想,便忍过了。

孔雀王微微冷笑,反问他道,“你想逃去哪里?难道还回庙里去不成?”

怀能原本也有些怕他,可听他说话还如往日里孔砚一般,忍不住笑了出来,顺口接道,“做和尚的,不回庙里,难道要去观里去不成?”只是说完却又觉着懊恼。


孔雀王也笑了,转过脸去,将那两个女子喝走,这才在他身旁坐了下来,似嘲似笑的问道:“你还有脸回去?”

怀能心想,他对女子也是这般的粗暴,对神佛也是一般的不敬,若是说起众生平等,他倒也算得上数。


孔雀王见他出神,捏紧他的下颌,逼他转过头来,问他道,“你那串佛珠,怕是木衣包着舍利子的,你弄丢了,如何跟方丈交待?”

怀能心一沉,却偏偏嘴硬道,“物是死物,在哪里不是交待?”

只是想起七修观沉入江心一事,便忍不住问他,“也不知七修观里的人可还安好?”

孔雀王冷笑起来,说,“他们安不安好,与我何干?”

他一贯是这样的口气说话,怀能明明知道,却还是觉着心灰意冷,索性闭紧了嘴巴不再开口,只在心中念佛。

倒是孔雀王,见他再不出声,便说,“怎么,这便无话可说了?”又等了片刻,见他仍是不语,便恼了,道:“那些人沉入江心,难道不是你的错?怎么还来怪我!”

怀能心想,这人捉了自己来此也不过要吞吃下肚罢了,何必还与他多费口舌?便客客气气的说道,“若是大王要吃,还请自便。”说完索性闭起眼来,装作入定一般,径自念起经来。

孔雀王冷哼一声,说,“你几时又守过清规了,眼下却装得这样正经。”

怀能低声的念经,目不斜视,一副充耳不闻的模样。


孔雀王默不作声的看了他片刻,突然伸手抚上他的脖颈,怀能心口一颤,浑身僵直,整个人都绷得紧紧的,动也不敢动。

孔雀王眼底露出一丝兴味,指尖慢慢的在他的颈上摩挲着,怀能有些发抖,却不敢说话,生怕一开口就泄了底气。孔雀王的手指又探入他的僧衣,抚上他的肩头,竟然将他的衣裳慢慢的褪了下去。怀能已经慌了神,呼吸也不稳起来,急忙的闭眼,心中直念佛号,想要镇定心神,哪里想到反倒越发的糟糕。

孔雀王微微一笑,突然把他按到在床上,说道,“我还不曾和尊者做过这件好事,也不知得趣不?”怀能浑身僵硬,想要挣扎,又怕这人的妖魔性子,不敢惹得他兴起,便勉强的笑了两声,颤抖着说道,“大王好客气,喊什么尊者,不过就是个和尚罢了,难道平日里还见得少了?比我白净好看的,也不知有多少。”

孔雀王“哦”了一声,竟然笑了起来,说,“那些蠢物我还看不上呢。”说完便伸手去抚弄他的嘴唇。怀能知道他原本不过是几句玩笑话罢了,可如今看他却有些兴起,怕他当起真来,脸色便有些发白。

孔雀王俯身下来,似笑非笑的看他,手却朝下滑去,一下便扯掉了他的衣裤。

怀能脑袋里轰的响了一声,终于忍受不了,挣扎着起来,恼恨道,“你要吃便吃,何必这样作弄于我?”

孔雀王嗤笑了一声,手指从他颈处慢慢的划下来,漫不经心的说道,“那时我夜里脱了衣裳上药,你偷看我时可不是这样。”

怀能被他一语揭穿,满面通红,抿紧双唇,只在心里默默念经,再也不多看他一眼。

孔雀王又笑起来,说,“你怎么总是怕我不吃你似的?若是等等不得趣,我自然会将尊者一口吞吃下肚,不劳你这样的牵挂。”

怀能知他性情如此,若是逆着他,只怕反倒愈发的激起他,于是忍住了,深深的咽了口气,便说,“随大王欢喜便是了。”

怀能心中打鼓一般,闭着眼,屏着气,等这人动手。 孔雀王轻轻皱眉,反倒不动他了,突然说,“妙音尊者怎么这样拘谨?不如我说件教尊者欢喜的事罢。”

怀能不知他要说些什么,心中正在忐忑,便听这人冷哼了一声,不快的道,“那山上封着印,任水来淹,随火去烧,都不会坏他丝毫。”

怀能惊诧的睁开眼,竟然莫名的松了一口气。原本心里十分的恨他怪他,此刻却如云烟一般消散了。孔雀王捏着他的下颌,眯着眼问他道,“怎么,又高兴了?”

怀能看他神情不似作假,不由得放下心中那块巨石,露出笑容,连连的说道,“阿弥陀佛,这便好了,我若是因此犯下了杀孽,岂不是罪过深重了?”

孔雀王嗤笑起来,嘲讽他道,“不杀生便不是罪过了?”

怀能怔了一下,却不与他争辩,只说,“总之我是不杀生的。”

孔雀王挑眉一笑,突然说,“你杀不杀生我是不管,可今日里定要你与我欢喜一番。”

怀能不料他还记得这个,顿时面红耳赤,也不敢看他,半天才吭吭哧哧的说道,“我听说孔雀王有妻五百,你随意去寻哪一个欢喜便是了。”

孔雀王“哦”了一声,伸手抚着他的脸,逼近过来,在他唇边低声的问道,“你心里怕不是这样想的罢?”

怀能咬紧了牙关,心一横,索性大声说道,“我想的如关王庙里那些人一般。大王听了还有兴致不成?”孔雀王脸一沉,单手就扼住了他的脖颈,冷冷的说道,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

怀能被他掐得狠了,几乎上不来气,挣扎的说道,“你,你难道不知?”孔雀王眼底一暗,用力勒住他,却又笑了,说,“你越是这样,越是让我想要同你欢喜一番。”

怀能的脸都青了,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掐得狠了。孔雀王俯身下去,慢慢的靠得近了,近得几乎就要亲到他了,呼吸也落在他的唇边,让他忍不住颤抖。

孔雀王的声音里似有笑意,低低的说道,“我记得当年神魔对阵之时,妙音尊者怀抱着琵琶自天而降,竟把天女的风姿都比下去了。拨动琴弦时,便退却魔兵无数。那时谁人能够预知今日之事?”


怀能不料他会提起从前之事,怔了怔,半晌才说,“那时我就认得你么?”

孔雀王不免失笑,说,“那时尊者如何能认得我?”怀能还要开口,却被孔雀王用手指点住了唇,怀能眼看着他似笑非笑的低头亲了下来,只觉得心跳得厉害,竟然鬼使神差的没有躲闪。

孔雀王的手抚着他的肩头,低头下去亲了他的眼睛,怀能忍不住闭眼,心里却苦涩的很,想,他性子和猫儿一般,捉住老鼠也不吃,先要戏弄一番取乐。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9 )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