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非得已 41

41


电话那边传来模糊的说话声,周善明笑着跟他说,“不信你真的那么狠心,等我回去考你英文。”说完就道了别,先把电话挂了。

乔伽有点怅然的放下手机,开始心不在焉的吃起了碗里的面。电话才讲了两句,面汤还是热着,喝起来鲜香美味,他吃了一半,才想起来要开电视。


那个星期他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北京,除了上课,剩余的时候都宅在家里不怎么动,偶尔逛逛超市和书店,感觉自己像是要参加高考的学生。

不过中间也出去过一次。汪月月知道他回北京了,就喊他去看刘升的那部新片,因为票房实在太好,到处都说他是一匹黑马,大家都已经准备给刘升开庆功宴了。

刘升赶场子一样拍的那两部电影,悬疑侦探的那部口碑好票房差,古装武侠的那部口碑差票房好,乔伽听说以后也不知道周善明会作何感想。汪月月打电话跟他说,“我已经彻底的醉了,感觉他要奔着商业化的大道一去不复返了。”

汪月月说要大家聚在一起热热闹闹,问他的意见,乔伽就说不要出去了,还是涮火锅吃吧。就买了啤酒和火锅料,还买了很多食材。聚会的还是上次的熟面孔,因为拍戏都天南海北,几个人好不容易能凑在一起,都怀念起甘生赶考时的那段日子来。

摄像师魏海宁从新疆回来,感慨说这羊肉不好吃,大家都取笑他说他这身上的腱子肉是在边疆吃出来的,不过下筷子的时候他可不比别人慢。

无论什么东西下到锅里都是风卷残云般的被捞光了,汪月月连肉渣都捞不着,于是动了真怒,禁止他们动筷子。

几个大男人眼巴巴的看着汪月月在锅里龙飞凤舞的打捞,然后一个接着一个的问她:“好了没?吃饱了没?够了没?我们可以了吧?”

汪月月稳坐钓鱼台,说,“没呢,等着,别着急,你们先聊聊,联络联络感情。”

刘升去厨房找了一个捞面的大漏勺,递给她,“这个给你,一勺!一勺啊!别拦着我们吃啊!”

汪月月瞥了一眼,说,“太没气质了,我才不用那个呢!”

刘升喝了一口啤酒,听完差点儿喷出来,说,“气质?你还要气质?你什么时候有过气质了?你要气质还开大切!”

汪月月一时语塞,然后就生气了,说,“我怎么就不能有气质了!”乔伽赶忙劝和,“升哥,你给月月捞一勺吧。”又说,“月月就是很有气质啊。”

刘升悻悻的捞了一勺肉片给她,说,“先少吃点啊,别着急,还有好多呢。”

汪月月不服气的嘟囔,“用我的车还嫌弃,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啊!”

她吃了两口就不吃了,低着头开始发短信,也不理他们了。

刘升看了她两眼,就不说话了。可乔伽看得出来,他的心情有点不好。


大家聊起来最近的片子,都觉得周善明真是赢家,简直太有投资眼光,一下就是两个开门红。绿蜻蜓也是低成本,刘升的这部新片更是成本低得可以,这一次真是名利双收了。

刘升却对于眼下的票房成绩百思不得其解,两部都是小成本的片子,谁知道会和自己的预期完全相反。怎么看好的反而一塌糊涂,不抱期望随便拍拍的,反而大卖了。其实也没有一塌糊涂,是他自己期望太高,所以结果一但不好,他就非常的失落。

一箱的啤酒都被打开了,几个人喝得一塌糊涂,刘升尤其醉得厉害。他喝大了,把瓶子一举,说起周善明,“他懂个屁的电影,他就是狗屎运!能碰上老子算他走运!”

他这么说周善明,乔伽有点不开心,还没说话呢,汪月月先笑喷了,评论道:“你是说,你就是那一坨狗屎吗?”

乔伽抱着水果碗笑得直不起腰,刘升想想自己也笑了,把酒瓶往桌上重重的一放,说,“不过他真舍得花钱,我一说数他就答应了,都不带犹豫的。我当初是没敢要太多,不然这两部兴许都能大卖呢。”

汪月月客观的给他分析了半天,然后下了个结论,“就你那个拍法,就你那组,还是少点钱的好,钱多了还指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呢。”大家都在一旁雪上加霜的起哄,说,“月月,你的意思就是制片不行呗,意思是没请你呗!”

汪月月得意起来,说,“那是!”

刘升看着她,喷着酒气说,“那下一部还请你呗!”

汪月月撇撇嘴,说,“我走不开。”

刘升不乐意了,“你有什么事儿啊,看把你给忙的。”

汪月月想要赶紧翻片,就说,“我都答应别人了,不好毁约,下次吧,哈哈,下次。”


反正乔伽看出来了,这顿饭刘升吃得不大痛快,大家都在安慰他,汪月月虽然也在努力的安抚他,可安抚的却很有些心不在焉,时常的回个短信什么的,笑得很甜蜜。

乔伽看看自己寂寞如斯的手机,也很想给谁发个短信什么的,可是有了时差这个魔法器,周善明就是个千尺深潭,他扔一筐石头下去都听不见个响。他给周善明发短信说,“刘升的片子票房那么好,你没料到吧?他们都夸你有眼光,我也觉得你挺有眼光的!”

千尺深潭没有回响。

他又写:“你那么有眼光,我哪天红了,一定请你吃一桌鱼丸面哦!”

千尺深潭静悄悄的,连一丝水波也没有。

乔伽看着欧洲时间,忿忿的想,这都八点了,不是年纪大的人都起得早吗?这家伙为什么起的这么晚!
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31 )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