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非得已 42

42

到了晚上,周善明给他打电话过来,笑吟吟的问他:“在做什么?”

乔伽等了他一下午的短信,等得很不开心,气呼呼的说,“刚吃完了鱼丸面,在刷碗。”

周善明笑出了声,说,“喜欢就天天吃啊?”乔伽心想你天天叫海鲜粥吃,居然还敢取笑我。

可不敢说,一说就暴露了自己的消息来源,所以只说,“好吃啊。”

其实他今天真没吃鱼丸面,中午大伙刷火锅,他带了一袋子去,家里剩得就不多了,只够一两顿了。


周善明问他今天是不是跟刘升在一起,他老实的承认了,说,“大家给他摆庆功宴来着,不过还是没出去吃,就一起涮了个火锅。”想起来吃饭时候的事儿,又说,“大家都夸你投资眼光好呢。”

周善明倒很谦虚,说,“我对电影不太懂,就会看个热闹,这次的确是运气好。”

乔伽想说,那你能挑中刘升也很厉害啊。却突然想起来他是怎么认识刘升的,是因为那个小提琴手的片子,便把这句话咽了下去。

周善明问他刘升的新片好不好看,乔伽说,“还没看呢,光给他庆功了。等你回来我请你看吧,你想看哪一部?”

周善明说,“那就两部都看吧,我大概周六回去。”


乔伽很意外,差点儿就问了出来不是周天晚上回吗?不过幸亏他忍住了。但是周善明能提前回来他总是高兴的,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高兴个什么劲儿。

挂电话前,周善明笑着问他,“对了,真要红了就只打算请我吃一桌鱼丸面吗,这么小气?”

乔伽故意说,“那请你吃一桌海鲜粥?”

“那怎么够呢?”周善明理所当然的说,“以后要每天都请我吃一碗海鲜粥才够。”

乔伽的心突然砰砰的跳了起来,这家伙是什么意思,要在一起吗?还是开玩笑?

他硬气的反驳说,“那不行,每天一碗,算算也很多钱呢,那我岂不是很吃亏?”

周善明笑出了声,说,“这么小气?鱼丸舍不得给我吃也就算了,连碗粥也不肯请我,那就算了。”

乔伽有点心虚,说,“等你回来再说,反正你现在离得远着呢,我说请你也吃不着呀?”

周善明挂电话之前又嘱咐了一遍,说,“周六下午等着我,别又出去跟别人玩了。”

乔伽答应了,挂了电话之后又觉得不对,最后那句怎么听起来那么像长辈在叮嘱小孩一样呢。

他连忙发了个短信,说,“我们那是正经八百的庆功宴,不是不务正业!”


过了半个小时,周善明回了一条,“正经八百的庆功宴等投资方回京后会办的。”然后还跟了一个欠揍的笑脸。

乔伽拿着手机半天无语,投资方不就是周善明吗?这家伙真是可恶,花式炫耀自己是有钱人。

乔伽最后索性耍起了无赖,“反正没我。”

周善明大概在忙,晚上睡觉前才给他回,“你想去吗?我邀请你。”

乔伽本来有点困了,看了短信突然就醒了,拿着手机半天也不敢回。


那种庆功宴就是纯粹的宣传手段,他去的话算什么呢?他又没有参演刘升的这两部电影,除了认识刘升,其实跟这两部电影没任何关系,周善明邀请他去庆功宴,怎么也说不过去吧。

他想了半天,老实的回道:“我去的话不合适,像是蹭热度的。”又说,“鱼丸还剩两颗,拿个茶碗可以盛一碗了,你回来我请你吃啊。”其实说茶碗是开玩笑的,不过要他正经老实的说出心里话:你快点回来,我给你煮鱼丸面吃。他还真说不出口。

不过周善明也没再继续庆功宴的话题,他发了一个伤心的表情,然后又回了一条:“那我还要再吃一碗粥。你可以多煮点,陪我吃。”

结果乔伽捧着手机开心了好半天,很晚才睡着。


刘升周五给他打电话,问他汪月月最近到底在忙什么。乔伽觉得有点奇怪,就说,“你怎么不问她?”刘升说,“我问她干吗呢,过来给我帮忙,她就说忙,也不说忙什么,你给我问问!”

乔伽任劳任怨,就给汪月月打电话。一打听才知道汪月月真的在忙,她又进组了,还是上次那个败家的小导演,汪月月直接管他叫“倔驴”了,给他打电话就说倔驴怎么怎么了,倔驴又怎么怎么了。

乔伽听她抱怨,就忍不住问她,“月月,我听着都替你累,你干吗老给他干啊?你要是给刘升当制片,干两部至少能有一部大卖吧?能歇很久呢。”

汪月月本来说得很起劲,被他一问,突然就卡壳了,半天才吭哧着说,“其实他人还挺好的,就是有点倔。”然后又说,“我又不缺钱,为钱我就不出来学这个啦。”

乔伽听了突然有点明白了,却不敢再深问,怕本来还没谱的事儿,被他一问戳破了就糟了。他也不敢给刘升说自己的猜测,只说,“她答应了给人家做制片,不能就这么扔下剧组跑了吧?月月忙着呢,先约上呗。”


周善明周六下午就到了北京,他在公寓里坐卧不宁,把屋子里来来回回的收拾了半天。周善明在路上给他发了短信,他拿着手机后知后觉的想到这个公寓其实也是周善明的,被他遗忘已久的危机感突然回来了,还气势汹汹。

他想起来之前的担心,想起自己情急之下的那句先试试,要是周善明当了真,想要亲他或者跟他上床怎么办?

他坐在床上,突然有点不知所措。

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32 )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