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非得已 62

62

周善明大概有点意外,说,“还要做?”

乔伽亲着他的脖颈,不好意思说出口,就只是含混的嗯了一声,抓住他的手往下带,周善明笑出了声,说,“好,那就再来一次。”


这一次他不肯转过身去,一定要面对面的做,周善明只说,“小心疼。”

乔伽撇撇嘴,说,“好像刚才不疼似得。”

周善明忍不住就笑,把他按到在床上,说,“反正是你自找的。”


结果做的时候他就觉着被骗了。这种姿势的确比之前要难受许多,倒不是说比之前疼,其实真的没那么疼了,只是周善明这次特别的温柔,特别的慢,他被弄得简直受不了。那种爽极了却又不许你更爽的感觉,简直要把人逼疯。

他被抚弄腰臀的时候,禁不住浑身发抖,把周善明夹得更紧,他都不知道原来做爱的时候被摸身体也会这么的有感觉。周善明还是很安静,可是呼吸却跟之前明显的不一样了,大概是很激动,他一直在看着乔伽,那种眼神很难形容,乔伽被他看得浑身发烫,连心都在颤动,忍不住一遍遍的叫他的名字,眼泪也不住的往下掉。

周善明用指腹给他擦拭着泪水,然后低下头舔着他的脸颊,他舒服的脚趾都蜷起来,浑身颤抖着,忍不住把眼前的人抱紧了。

等到周善明终于射出来的时候他都已经哭得没力气了,抱着人不肯放手,半天才缓过劲来,枕在他胸口,带着鼻音问说,“怎么这次这么猛?”

周善明笑了一声,大概是男人没有不喜欢听这种话的,他声音愉悦的问道,“怎么了?食髓知味了?”

乔伽大腿和腰都在发酸,被他这么一说,就有点难为情,闷闷的说,“知道你技术好。”

周善明嗯了一声,轻轻的摸着他的头发,说,“知道你是处男。”

乔伽啊了一声,坐起身来难以置信的看着他。

周善明躺在那里好整以暇的看他,“虽然床戏演得不错。不过到底还是个纯洁的小处男。”

乔伽被他揭穿老底,有点羞恼,背对着他小声的嘟囔说,“那你还带套?我很干净的。”


周善明从他后背搂住他,温柔的亲着他的后颈和肩头,说,“好,下次不带套。”

乔伽垂下眼,捉住了他的手,举到自己的唇边,然后亲了一下那修长的手指,才自言自语般的说,“周先生,我真的很喜欢你。”

周善明亲吻着他的耳廓,在他耳边说,“我也很喜欢你。”

乔伽的心就仿佛被露水打湿的小草,软成了一片,他觉得有了这句话他就可以开心很久,可以不必理睬心底那微弱的,惶然的声音。


周善明带他去洗澡,洗澡完了乔伽又有点饿,周善明就陪他下去吃夜宵。阿姨的手艺的确很好,炖的甜品清淡不腻,正是周善明的口味,只是碗太小,乔伽一连吃了两碗以后不好意思再盛了,就悻悻的放下了勺子。周善明站起来又给他盛,乔伽没忍住,就又吃了两碗。

吃完以后周善明替他擦嘴角,说,“吃得到处都是。”

被指腹擦过唇边的时候,乔伽的情欲好像又被勾了起来,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嘴,周善明停住了,深深的看着他,警告说,“不许舔我。”乔伽回过神来,报复般的轻咬了他一下,说,“等你什么时候不带套了,我再舔你。”

周善明有点惊讶,意味深长的看着他,“你可真敢说。”

乔伽舔了一下嘴角,然后凑过去亲了他一下,说,“这个吻有点甜,你尝尝!”

周善明微笑起来,说,“明明很甜。”


上楼的时候,周善明对他说,“口味可能有点太淡,明天你跟阿姨说说,让她下次照你的口味做。”

乔伽一本正经的学他的口气,说,“明明很甜。”又严肃的说,“不能再甜了!”

周善明在楼梯上亲了他半天,亲得他简直都喘不上气来,然后才松开,似笑非笑的警告他说:“下次不许这样,好好的说话。”

做爱的时候没怎么接吻,吃了个夜宵嘴唇却被亲肿了,乔伽嘶嘶的吸着气,抱怨说,“那就做辣的!不给你吃。我一个人吃,你看着。”

周善明毫不犹豫的拒绝了,说,“夜宵不许吃辣。”

乔伽哀怨的看他一眼,心里不住默念,专制的老人家。


回来以后房间以后被收拾过了,床单枕头被子全部都被换掉了。乔伽有点不好意思,洗漱完躺在床上跟周善明说,“阿姨怎么看同性恋啊?”

周善明拿了一本书在看,想也不想就说,“大部分人都不喜欢跟自己不一样的存在,这没什么,她能正常完成工作就可以了。”

乔伽心里一动,坐起身来看他。

周善明看他这样,知道他有话要说,就合上了书,说,“怎么了?想要聊天?”

乔伽欲言又止,半天才问出口说,“你的父母呢?”

周善明安静了好一阵子,才说,“他们也不例外。”
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35 )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