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非得已 70

70

周善明收起了笑意,哦了一声,半天才说,“他跟你说什么了?”

乔伽往后一倒,躺在床上不说话。周善明坐在他身边,伸手捏住他的脸,“你这是怎么了?是不是有话要问我?”

乔伽坐起身来,不满的说,“你到底怎么跟他分的手啊?”

周善明不料他是问这个,答得也很简单,“他说要分手,我就同意了,仅此而已。”

乔伽很意外的看着他,“他说分手你就分手,也不挽留一下吗?”虽然他没谈过恋爱,可是至少也知道分手不应该是这样。两个人在一起三年,怎么能说分手就分手吗?如果换做是他,他是一万个不答应的。

如果不是宋远交了小女朋友,周善明还会答应的那么爽快吗? 


周善明看起来并不想再谈这件事,不由分说的吻住了乔伽的唇,然后在他唇边笑着说,“不和他分手怎么做你的男朋友?”

乔伽到底年轻,被他亲一下就有点忍不住了,搂住他的脖颈不放,跟他亲了好半天才松开,气喘吁吁的说,“我去洗一下。”

周善明声音也有点沙哑,含着笑看他,说,“快一点。”


在莲蓬头底下做清洁的时候乔伽终于镇定了一点,原本打好的腹稿被他扯碎了,上车之前做好的决定也完全的动摇了,那些话他不准备再问了,他实在不想冒那个险。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还很短暂,如果开始的原因真的是高煜,他也不希望这段关系因为高煜而结束。就算将来有一天两个人分手了,他也宁愿是因为不爱了。

他想,二十多年前的高煜,就是个泛黄的影子而已,而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等将来在一起久了,难道还会比不过一个回忆里的影子吗?


那块腕表一直在他的裤兜里揣着,没再拿出来过。他洗完就大大方方的出去了,赤裸着身体上了床,跨坐在了周善明的身体上,说,“做。”

他能感觉到周善明硬了,可周善明总是很温柔的,抱住他的时候,还伸手拨了一下他湿润的头发,然后吻掉了他额头上的水珠。乔伽去舔他的唇,然后情难自禁的吻住了他。这一次试了试他在上面的姿势,他特别喜欢这种感觉,做的时候还时不时的接着吻,两个人做得时间就有点久,到最后乔伽简直累坏了,却又不肯承认。本来想休息一下再来一次的,结果周善明怕他第二天拍戏吃不消,躺了没多久就拖着他去洗澡。

乔伽怎么也不肯,武戏都拍得差不多了,剩下的都是文戏。拍戏要拍几个月,他不是主角也早走不了,简直就跟坐牢一样。好不容易才见着周善明,怎么舍得只做一次?一定要做够才行,大不了明天被刘升骂。别人情侣夫妻都可以光明正大的来探班,只有他偷偷摸摸的,见一下周善明就跟做贼一样。


在莲蓬头底下冲澡的时候他就抱着人不松手,故意用硬起来的YIN茎在周善明的腿上磨蹭,也不说话,只是兴奋的喘着气。

周善明伸手握住他的yin茎,警告的看着他,“别闹。”

乔伽撅着嘴,小声的抱怨说,“白交了个男朋友,性生活都没有保障。”

周善明笑出了声,问他说,“就那么想做?”

乔伽毫不客气,说,“或者你让我上也行。”

周善明不置可否,说,“那你站好。”

乔伽立刻站得笔直,虎视眈眈的打量着他,有那么一瞬间,他还以为周善明打算给他口,脑海里突然掠过了宋远那张脸。他以为自己不在意,原来还是很在意的。如果换在以前,他大概会兴奋的大叫吧。


两个人在莲蓬头下又做了一次。自从第一次昨晚他说了那样的话以后,周善明跟他做爱再也没戴过套子。他特别的喜欢,总觉得很刺激,尤其是射精以后体内的那种微烫的感觉,就好像心底也被烫了一下一样。


洗了澡以后两个人就都上了床,躺了一阵他就有了困意,可他还是忍不住跟周善明说话,“我以后不拍戏了,去演话剧好不好?朱老师他们剧团有个新剧目一直在招演员,我想试试,就是没钱。”

周善明眯着眼睛看他,“怎么突然想起来演话剧了?”

他困得厉害,嘟囔着说,“拍戏都见不着你,我想陪着你。”
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30 )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