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非得已 1-11

《情非得已》


1


“听说他真的很像高煜?”电话里的人笑嘻嘻的问他,口气里充满了好奇,“真的假的?发照片给我看看呗?”

崔泽轩这个人,就是太多事儿。但他说的也没错。

乔伽的确是很像高煜,尤其是他不笑的时候。抿着嘴的样子就好像要发火,都是那么的让人无法亲近。

但说实话,笑起来就一点儿都不像了。高煜很少会笑,就好像这世上什么都让他不痛快,用崔泽轩的话说,他是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圣子,天生就是一副受苦受难的样子。

可乔伽不,乔伽时常会笑,他笑起来的时候阳光四射,眼底都有深深的笑意,看起来就是邻家男孩,一副没有城府的样子。周善明每次见他,都忍不住要替他的经纪人担忧。是他把乔伽从模特圈子里弄了出来,给乔伽找老师,找机会,现在这个人终于签约了,他又担心乔伽不能承受过大的压力。


乔伽今天好不容易有了点空,刚被周善明叫过来说了两句话,就被这一通电话给打断了。

乔伽其实从刚才就一直想出去。他不知道他该不该在这儿,这个电话听起来有点私人,可又开不了口,双手插在口袋里,略显尴尬的站在那儿。他做模特出身的,长得高挑,容貌又惹眼,一个人站在办公室中间,随便一个姿势,就好像在摄影棚里一样。

周善明跟他做了个手势,示意他稍等片刻,乔伽愣了一下,突然放松了下来,露出了明朗的笑容。

周善明顿了一下,跟崔泽轩说:“你这就是闲的。”

电话那边的人哈哈大笑起来,笑完才正经起来,说:“你这么胡来,就不怕别人以为你还在乎?”

周善明觉得头痛:“我怎么胡来了?”又问他:“你到底有没有正事儿?没正事儿我挂了。”

崔泽轩连忙喊他,“唉唉!别挂呀,真有正事,晚上一起吃饭吧,有个投资的事想你帮我看看。”周善明不由得笑了,说,“真是正事?那你跟Maria说吧,有空我就去。”

“有事就让我找你助理,你到底拿不拿我当兄弟啊?”崔泽轩似假似真的抱怨了两句,终于悻悻的挂了电话。


乔伽看他终于讲完了电话,也松了口气,恭敬的喊了一声周先生,正要开口说话,就听周善明问他:“听说你已经跟天宇签约了?”

乔伽没想到这个人居然知道,心里高兴,就忍不住笑了起来,说:“是,托周先生的福,昨天就已经签完约了。”想了想,大着胆子说道,“我想请周先生吃顿饭,聊表谢意。”

他说完了,心里又有点忐忑,不知道这个人会不会答应。


他原本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模特,能认识周善明,跟天宇签约,所有的人都觉得他的运气好,他也觉得自己的运气是真的好。

当初他一时疏忽被人下了药,送到了周善明的床上,手脚发软,动弹不得,原本以为是逃不过的。他那晚连杀人的心都有了,却不料这个人不但什么都没做,还在酒店里照顾了他一夜。

然后他的生活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。

周善明说是他够努力够上进,但他知道,没有周善明,那他今天还是一个小小的模特。


周善明拿了一份礼物从桌面上推给他,说,“那就恭喜了,这是一件小礼物,你打开看看吧。”

乔伽看到盒子细长,一时没猜到是什么,小心的拆开,却发现是一枚银灰色的钢笔。钢笔颇有些分量,笔尖有点金光,看起来低调而又不失精致,他直觉这礼物并不便宜。

周善明似笑非笑的说道,“在你梦想成真前,可以先用它练一练签名。”

乔伽脸红了,小声的说:“我会好好练的。”他没想到这个人还记得他在便签纸上那一手难看的字迹,要是时光倒退二十年,他恨不得每天练上几斤纸的字,免得只被这个人记住他不好的地方。

周善明见他这么不好意思,就说:“我给你推荐一个书法老师吧,一周上两三次课,对你有好处。”

乔伽看着他,这个人每次见他,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,我给你推荐个老师吧。然后之后就有人来联系他,安排他时间地点去上课。他每周要见六七个老师,累得跟死狗一样,连做梦的时间都没有。他有点懊恼,说:“周先生,你就不怕您给我交的学费都打水漂了吗?”

周善明毫不在意,说:“怎么会?你这么用功上进的学生,我等着收利息呢。”

乔伽还是不死心,问他:“那周先生晚上有空吗?”他进来之前还特意跟Maria打听过了,周善明晚上是空着的。

周善明终于看了他一眼,说:“利息赚够了?”

乔伽小声的说:“我预支了点钱,请客还是请得起的。”

那份合约周善明是亲自看过的,当然知道他请得起请不起,不过他不太想去。原因很简单,和他当初想要伸手拉乔伽一把的原因一模一样,没什么区别。

因为他和高煜真的看起来很像。

尤其是不笑的时候。

他摇了摇头,说:“你跟朋友去庆祝吧,我就不去了。”


乔伽看起来有点失望,却还是礼貌的道了别,离开了办公室。出去的时候Maria跟他打招呼,他有点伤心,说:“周先生没答应我。”

Maria笑了一下,这个人真的跟个大孩子一样。不过帅哥撒起娇来到底不一样,她还真吃这一套。她犹豫了一下,悄声的说:“周总晚上要跟朋友吃饭,临时约的,别伤心。”


乔伽顿时恍然大悟,想起刚才周善明的那个电话,眼底都放出光来,兴高采烈的说道:“谢谢!我下次再来!”

Maria抿着嘴笑,按理说她是不应该把老板的行踪告诉外人的,可是乔伽太特别了,所以她自作主张的破了例。因为乔伽实在是和高煜太像了。尤其是周善明,他也是这么想的吧,不然他不会对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模特这么的上心,处处关照,连合约都要亲眼过目。


这短短的几分钟里,乔伽的心脏坐着过山车上上下下,起起落落。原本周善明说不去之后,他心里还颇为失落,可是Maria短短的一句话,却让他心花怒放起来。原来周先生不是不愿意应他的约,只是临时有事而已。

他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灿烂的笑容。他当然不傻,知道Maria其实没必要跟他说这些的,他感激的说道:“谢谢Maria,我请你吃甜点吧,你想吃什么,我下去买。”


2

Maria摆摆手,笑着说:“下次吧,下次你再来的时候,给我带一份苹果派就好。”

乔伽点了点头,恋恋不舍的离开了,出门之前还回了一下头,Maria抬起头来,突然冲他眨了眨眼,小声的说:“你还可以买份柠檬派,周总喜欢吃的。”

乔伽的笑容变大,他绅士的朝Maria鞠了一躬,说:“好的,苹果派,还有柠檬派。”

Maria忍不住心动起来,不无可惜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她真的不希望乔伽也变得和周善明身边来来去去的那些人一样,可她又忍不住觉得或许这个人是不一样的。

大概因为从一开始,周善明就对他不太一样吧。


乔伽跟朋友吃过了饭才回去的。他住的地方已经换了,明亮宽敞的酒店公寓,在城中心,去哪儿去方便。这也是周善明的意思。那时乔伽刚上完一个月的形体课和表演课,周善明突然找了他过去,问他有没有想好到底想干什么,他说他很想演戏。周善明就笑了,说:“很好,你好好上课吧,不用担心将来的事。”

其实,这句话酒店那天清晨周善明也曾经问过他。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周善明是谁,也不知道周善明在圈子里那么的有名。


那一晚等他的药性过去已经很晚了,他实在难受得厉害,在床上缓了很久才缓过来,那时已经微微天明,周善明坐在阳台的躺椅上,带着眼镜正在看报纸。

周善明见他醒了,就把报纸叠了起来,走进房来,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别担心,我除了扶你上床,没干别的。”

他满脸通红,也不知道是羞还是怒,不过他知道这个人说的是实话。他的衣服还穿得好好的,只是在床上躺了一晚,早就揉得皱皱巴巴了。这个人要对他动了手脚,他不会感觉不出来。而且他还记得他刚被送过来时这人脸上震惊的神情,丝毫也不像作伪。


周善明见他对自己怒目而视,忍不住就笑了,笑完才认真的说道:“不过我建议你最好把这件事认了,我也可以跟他说要包养你,免得你将来再碰到这种事。”

乔伽愤怒起来,抓住他的领子就想揍他,“你什么意思!”

周善明轻而易举的把他的手臂拧到他的背后,轻描淡写的说道,“没什么意思,你要是这么喜欢被人下药,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吧。”

他没想到周善明带着眼镜,看起来一派斯文,下手却这么的厉害,他觉得手腕都要断了,却偏偏一声不吭,不肯服软。

周善明等了片刻,见他一点儿也不肯低头,也有点惊讶,先放了手,后退了一步,说:“好吧,抱歉。”

乔伽飞快的转过身,防备的面对着他,又问了一遍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周善明安静的看着他,半天才说:“没什么。”

乔伽转身要走,周善明却突然喊住了他,问他道:“这个圈子这么乱,你还年轻,将来要干什么,到底有没有仔细想过?”

乔伽震惊的回头看他,一时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。周善明生得和气,又戴着眼镜,说完又微笑了一下,整个人看起来都非常的温柔。这句问话听起来不像羞辱也不像嘲讽,反而像是真心的发问。

乔伽觉着不大自在。说实话,昨晚那种情况下,这个人不但没有乘人之危,还守了他一夜,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。刚才其实是他冲动了。他抿了抿唇,有点无可奈何的说道:“这一行本来就是青春饭,我将来可能会试试演戏吧。”

其实他除了做模特,并不知道还能做别的什么。他并没有多聪明,念书的时候成绩也不好,高中勉强毕业,出来被星探发掘做模特,还以为会有多么的光鲜,却发现原来辛苦疲累,闪光灯下的日子也不过尔尔。他才20岁,可是已经开始着急了,他看不到将来,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走,模特圈子里长得好,身材又好的人实在太多了,不缺他这一个。他的台步和硬照都不错,但又不是最好的,很多事情说起来很容易,但是他不愿意,于是就难了。

他想了想,又说:“昨晚谢谢你。刚才是我不对,你那么说也是好意,我刚才犯糊涂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他说这句话是真心实意的,周善明眼色深沉的看着他,突然说:“留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吧。”

乔伽原本不想留的,也不知道为什么看了他一眼,又改变了主意。周善明一直在看他,眼神里有种奇异的怀念,让他有种错觉,就好像两个人是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。

他坐在床边,拿起笔,在便签纸上写下了姓名和电话,然后递给了周善明。他认真的说:“我欠你一份情,我都记在心里了,将来有一天,我总会还你。”

3

周善明笑了一下,看了看他的字,问说:“怎么还?”

乔伽愣了一下,周善明将他的名字念了出来,“乔伽,”他不自觉的应了一声,周善明在他身边坐了下来,将便签纸叠了叠塞到口袋里。然后才慢悠悠的说:“我什么也不缺。”

乔伽脸上火烧一样,知道自己刚才说了大话,此刻竟然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来。


周善明轻叹一声,想了想,也撕了一张便签纸,写了一行地址,又写了个人名,对他说:“你去找这个人试试吧,要是他肯用你,你再来找我吧。”

乔伽迟疑了一下,没有接,周善明露出笑意,将纸递到他面前,问说:“你要是不够好,他也未必会要你。”

乔伽不好意思起来,眼前这个人一片好心,倒是他太小气了。他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,才又道了一遍谢。

周善明也不再同他客气了,伸出手来,同他握了握手,微笑着说,“祝你一切顺利。”

这祝福听起来太过真诚,乔伽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同他说什么好,犹豫之间,这人已经转身离开了。


这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和分别时的情形。乔伽那时根本想不到,他会慢慢的同这个人熟识起来,还时常的见面。


周善明留给他的地址,是业内大名鼎鼎的P.O.M的地址,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了。P.O.M看起来规模不大,只有几十人,他起初还有些迷惑,觉着这和他想象的完全不同。

接待他的人非常的客气,却也很专业,领他在摄影棚里试拍了一套硬照,花了一整天的时间,流程与正常的拍摄没有丝毫的不同。

最后果然和周善明说的一样。如果他不够好,P.O.M是不会要他的。

事后P.O.M还将他当日试拍的硬照都寄给了他,还感谢他付出的时间和精力,然后委婉的表达了拒绝之意。那套硬照现在还在他的公寓里摆着。


他也没有再去找周善明,朋友听说他去了P.O.M面试,都问他结果如何。他故作轻快的回答了对方,心里却有些难过。他觉得自己辜负了周善明的好意。那个人好心伸手拉了他一把,最后却落了空。他还不够好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
几周以后,当初给他拍照的那个人突然又来联系他,问他愿不愿意参加一个表演训练班。

那个人是这么对乔伽说的:“其实你的镜头感很不错,但是表情还不够好,冲击力不够强。我觉得这个训练班应该对你有帮助,你如果有兴趣,可以试试。”


乔伽意外之余,也去打听了一下,才知道这个表演班的确很好,但是收费也是非常的贵。和他同在一家模特公司的林煜皓知道了,也想要和他一同参加。两个人都在拼命的凑钱,但是林煜皓和他不同,他是没什么积蓄,父母也早都过世了,没有人能帮他。但是林煜皓家境很好,凑钱也不过是努力的朝家里要钱罢了。

乔伽的几个朋友给他凑了凑,林煜皓又借给他一些,才终于算是凑够了。但是公司不肯给他一个月的时间去上课,他狠了狠心,索性和现在的模特公司解了约。他去训练班的时候,除了解约后欠模特公司的赔偿款,就已经一无所有了。如果不是林煜皓收留了他,只怕他连住的地方都没有。

那时他仍旧不知周善明是谁。但他心里隐约知道这个人怕是有些名气的,不然平白无故的,大名鼎鼎的P.O.M怎么肯给他这样一个无名小卒面试的机会?他还收着周善明给他写的那张便签纸,偶尔想起,就出来看看,自己给自己打气。偶尔想起周善明,就觉得抱歉又懊恼,不知道要怎么报答这个人。


不过他还在训练班的时候,周善明倒是给他打过一次电话,问他P.O.M的面试怎么样。他起初还不知对方是谁,想怎么这样客气,结果周善明笑了起来,竟然同他开玩笑说,“一夜夫妻百日恩,你居然不记得我?我们好歹有过一夜情呢。”


4

乔伽太过意外,惊讶大过恼怒,居然认真的解释道,“周先生,我记得你的,我只是……”他并不记得周善明的声音,就连周善明的面孔,其实也记的模糊。

周善明笑了笑,问他P.O.M的面试结果如何。他有些懊恼,坦白的说自己不够好,浪费了一次大好的机会。周善明哦了一声,停顿片刻,又问他将来有什么打算。

乔伽不知为何,突然很想同他实话实说,将自己一塌糊涂的现状讲给这个人听一听。他这一个多月吃尽了苦头,每天都跟上紧了发条的玩具士兵一样,一刻不停的努力,不肯给自己片刻的空闲,生怕自己一旦停了下来,就会生出些可怕的念头来。老师虽然对他赞赏有加,可他却不是最好的。培训班里有许多立志要做演员,投身演艺圈的人,尤其有一个叫做廖金生的,天赋好得简直可怕,无论什么角色和片段,他好像都是信手拈来,轻松随意。可老师偏偏总是指定他们两个人练习。他入戏又慢,每每和这个人搭档练习的时候,他都忍不住要气馁,觉得自己输人一大截,不知如何才能赶上。

可话到了嘴边,还是被他咽了回去。他只是说,“朋友介绍我参加一个表演班,我打算上完了课,去试试演戏。”他说完,又解释了一下,“如果成绩好,他们会给剧组推荐的。”

周善明似乎有点惊讶,在电话里同他说,“那很不错呀,你好好上课。等你拍戏赚钱了,就请我吃饭吧。”

乔伽被他这么一说,突然也有了许多的自信。离课程结束还有半个月,他想,我天赋不如,但我比他更努力,未必就会输他。

周善明又问了他表演班结课的时间,然后这通电话就结束了。这个电话的结束和开始一样突兀,却并不让人生厌。被他关怀的感觉很好,哪怕只是一个陌路的好心人。乔伽把周善明的电话号码记了下来,和周善明给他写的那张便签纸放在一起,每天都拿来激励自己。或许周善明不需要他的什么,但是一顿饭他难道也请不起吗?只是拿到表演班的推荐,如果这样的事也做不到,那他还能做什么呢?

起初廖金生嫌他拖后腿,一个人将练习的角色都做了,完全视他于无物。乔伽在一旁尴尬的看着,竟然也觉得受益良多,心里对他佩服得很,哪怕是廖金生冷冰冰的态度他都不以为然。廖金生一个人自言自语久了,也觉着独角戏无趣,有时候也会喊他一同练习。乔伽入戏慢,但每次练习的时候都很认真,两个人相处的时间长了,廖金生的态度也慢慢的和缓了些。廖金生有一个DV,每次练习的时候都自己录下来,休息的时候就会看回放,看到他的部分,偶尔还会帮他分析一下,指点一下他的不足。

表演班里的老师都夸赞他进步神速,到了结课的时候,他和廖金生都得到了推荐,廖金生得到了一份天宇的新人合约,但是廖金生拒绝了。也是在那时,乔伽才知道原来这个表演班跟天宇的关系匪浅。

表演班的老师给廖金生拿到了一个电影剧组的小配角,具体是什么角色廖金生并没有告诉他,只含混的说可能要拍一阵子。老师也给他推荐了一个电视剧的小配角,镜头和出场的集数都不多,但他已经很高兴了。林煜皓和廖金生都觉得这个角色不值一提,林煜皓是觉得乔伽辛辛苦苦的演这么一个小角色,还不如拍几张硬照来的钱多,实在是没有必要。廖金生听说过那部电视剧的主演和导演,十分的不屑一顾,觉得他这是自毁前途。

但他却不这么想,进了剧组之后,他比谁都认真,不演戏的时候,就在场外贪婪的看着,看场记,看导演,看灯光,看道具,晚上回来就把看到的一切都记下来,有时候怕忘记,还歪歪扭扭的画了只有他自己能看懂的机位图和演员图,连做梦都在琢磨镜头的位置。

戏份一结束,乔伽回到林煜皓那里,第一件事就是给周善明打电话,想要请他出来吃饭。

周善明当时大约有事,跟他说半个小时后会打过来。结果半个小时之后,一分钟也不差,周善明打过电话来,乔伽突然有些紧张,就好象要见考官的学生,心头竟然发起慌来。

周善明听他说已经结了课,连第一个角色的戏份也都已经结束了的时候,笑了起来,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:“那你要请我吃饭的。”乔伽便问他想吃什么,周善明想了想,也不同他客气,便说:“听说有一家新开的素菜馆,很有些意思的,不如你请我吃吧。”

两个人约定时间时,周善明问他有没有车,乔伽有点不好意思,说还没有。周善明哦了一声,问他在哪儿,说要去接他。

乔伽也没多想,就说了。周善明重复了一遍,他才隐约觉得有点不对,但也没深想。

林煜皓的房子在城东的丽水花园,林妈妈怕林煜皓吃苦,特意给他买的,里面住的都是些富贵闲人,安保也非常的严格。冬日天黑得又早,乔伽怕周善明久等,提前下去,等在路边。


5

乔伽下来的太早,那一晚又格外的冷,等到周善明的车停到他的面前,他在外面已经等了半个多钟头,连手指都冻僵了。

周善明的车停在了他的身边,正要下车,乔伽连忙摆手,说:“这边不让停车,我们走吧。”周善明只好坐在驾驶座上等他上车,乔伽冻得连车门都关不上了,试了两次之后,周善明只好侧身过来把车门关上。乔伽看见他的手指修长,不由得走了一下神,想,这大概就是弹钢琴的手吧。

车上已经十分的暖和了,乔伽坐在那里,寒意仿佛无数小虫从他皮肤底下钻了出来,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周善明看见了,十分抱歉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,让你等了这么久。”又解释道:“许久不开车,手都生了。”

乔伽连忙摇头,说:“是我出来早了。”又说:“我怕您开过了,所以就早点出来了。”周善明就笑了一下,说:“你要是不出来,我还真有点找不着。这边真安静,我还想呢,要是看不见你,就沿着路绕一圈算了。”又看了他一眼,问他:“还冷吗?我的大衣在后面,你先披一下算了。”

乔伽突然觉得有点不自在,就说:“没事的,我又不是女孩子。”说完自己还笑了一下。他这么说了,周善明就不再说什么了。又开了几分钟,周善明问他要不要听音乐,乔伽说:“听什么都行。”周善明也笑了,说:“你倒是一点儿也不挑剔。”


两个人到了那家素菜馆,停了车才上去。进去以后,乔伽似乎有点明白周善明为什么说这家馆子有点意思了。里面布置得颇有些古意,每一桌都被悬挂着的书画隔成单独的一间,走近了看,才知道大约是玻璃墙。他们只有两人,因此是一张小方桌,桌上铺着暗金云纹的桌布,还放着一个碧青色的小瓶,瓶子里斜斜的放着一支红梅。落座之后,乔伽也不知道点什么,连菜单都精致得像一本画册,只看着名字好听,点了四个菜,算下来大约八九百的样子,他想起周善明说过的话,心里想,这个人真的什么也不缺。

但是人总是要吃饭的,他如今一无所有,也只能请周善明吃吃饭了。

周善明翻了翻,又加了个汤和点心,服务生仔细的记下了,又给他们上了茶,便请他们稍等。

周善明喝了一口茶,问了问他在P.O.M的面试,乔伽就从头到尾的给他说了一遍,还把对方的评价也说了出来。周善明听得很认真,听完就问他:“你真的不想再做模特了吗?”

乔伽摇了摇头,说:“我的长相其实不太适合做模特。”林煜皓也曾这么说过他,说他长得太“正”,不够特别。

周善明听他这么说,就抬起眼来看了他片刻,那种眼神很难形容,乔伽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,抓了抓头发,问说:“你也这么觉得吧?”周善明大约没想到他会这么问,不免笑了,扶了一下眼镜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我对模特不大懂,只会看人好不好看,身材好不好。”乔伽被他逗乐了,忍着笑说道:“周先生,要是P.O.M的标准跟您一样就好了。”周善明一副怅然的表情,叹道,“这我可左右不了。要是我能说了算,那你就得天天请我吃饭谢谢我了。”乔伽暗暗的吐了一下舌,他倒是很想天天请周善明吃饭答谢,可是请周善明吃顿饭太贵了。天天请,他可请不起。

不过乔伽还是很喜欢同他一起吃饭的。周善明亲切又温柔,一点儿架子也没有,十分的尊重人。两个人在一起,总是无数的话能说,无论他停在哪儿,周善明都能不露痕迹的把话接起来,就好像两个人认识了很久似的。就连同林煜皓,他都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。

周善明又问起他在表演班的事,乔伽不想诉苦,便说了一些类似于说错台词导致笑场的事,周善明听得认真,还问了他拿到的那个小角色。乔伽就大概的给他讲了一下那个小角色的剧情,周善明说开播以后要找来看看,乔伽顿时不好意思起来,连连的摆手,说他其实没多少镜头,让周善明千万不要特意的找来看了。周善明听了皱了一下眉,说:“这个角色太小了,不太好。”想了想,又说:“不过你还算是新人,还是要一步一步来才好。”

乔伽点了点头,说:“是呀,我才刚开始,一步一步来吧。”乔伽其实已经饿了,但是聊着聊着就忘记了,等到菜上齐的时候,两个人才停了下来,拿起筷子开始吃饭。

周善明吃的很慢,他吃饭的样子很斯文,就好像一副赏心悦目的画。乔伽虽然很饿了,却也不好意思狼吞虎咽,便也慢慢的吃了起来,有时候忍不住看他一眼,胡思乱想道,也不知道这样一个人,着急生气起来是什么样子?

周善明喝了口茶,安静了片刻,突然问他,“那你表演课上了一个月,你之前的模特公司怎么办了?”乔伽夹着菜,想也没想的说道:“他们不肯放我去上课,我就和他们解约了。”

周善明似乎早就料到了,并没有什么惊讶的神色,只说,“违约金不是一笔小数目吧。”乔伽不想在他面前示弱,不想说自己还不起,就故作轻松的说道:“慢慢还,其实也还好。”

周善明看了他片刻,突然开玩笑般的说道:“你可以跟我借钱,只要把丽水花园的房子抵押给我就好了。”

乔伽被噎了一下,小声的说:“那不是我的。”又解释道,“我只是暂时住在朋友那里。”

周善明就没再继续问了,笑了一下,仍旧安静的吃着菜。乔伽突然发现似乎都是他在说自己的事,犹豫了一下,就忍不住问周善明:“周先生,你当初为什么要帮我呢?”他有点不好意思,又说:“我对你那么不客气,你还那么帮我。”

6

周善明笑出了声来,问他:“怎么才想起要问?”乔伽说:“你的电话太突然了,我都没想起来问。”又说:“后来就想着要请你吃饭了,忘了问。”

周善明放下了筷子,说:“其实也没帮你什么。如果P.O.M要了你,那才算是帮忙。这种举手之劳的事,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。”

乔伽还想说什么,周善明突然问他,“我记得你说过,表演班的成绩好,老师才会推荐角色,是不是?”

乔伽当时是那么说,这时候却觉得这话有点太自负,“嗯“了一声之后,又说,”不过我也不是最好的,我们班上有一个人比我厉害多了,结课的时候,老师还拿了天宇的合约给他呢。”

周善明好像被勾起了兴趣,他说:“真的?这倒是难得一见了。”乔伽看他似乎有点不信,就又说:“不过他不肯签,大概还要看看吧。”

周善明笑了一下,淡淡的说道:“新人合约里,只有天宇的条件最好了,连天宇都不肯签,眼界倒是挺高。”乔伽有点意外,没想到这个人似乎很熟悉天宇的样子,就忍不住看他,周善明也看向他,似笑非笑的问道:“没给你天宇的合约?”

乔伽被逗笑了,说:“周先生,您别开玩笑了。”又说,“如果是我,我肯定会签的。”

周善明若有所思的看着他,似乎有什么话想说,这时候乔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乔伽一看是林煜皓,只好接了起来。原来是林煜皓在朋友的酒吧里喝醉了,给他打电话,想让他去接人。乔伽听了心想,这才几点啊,就喝醉了?结果一看手表,都已经过九点了。周善明见他看表,也看了一下表,看完就笑了,说:“原来都这么晚了,我们走吧。”乔伽只好答应了,挂了电话之后,周善明怕他没有吃饱,让服务生去打包点心。乔伽去结帐的时候,服务生还看了他好几眼,乔伽回去的时候,看到周善明正在打电话,还拿着笔记着什么。他就坐下来等了一会儿,周善明讲完电话,将笔也收起来,递给他一张纸,说:“你有空的时候去找这个人吧。”

乔伽不明所以的接了过来,这个人的名字他听也没听过,他迷惑的抬头,周善明说,“他是个很年轻的导演,才刚毕业,找我朋友筹拍一个片子。你去试试吧,他要是肯用你,你来找我,我借钱给你还违约金。”

乔伽这才明白过来,这个人又要帮他了。他想要将这份好意推回去,却还是没舍得,周善明大约是看出了他的挣扎,笑着说,“不用想太多,就当做我是在买股票吧,我觉得你是一支潜力股,你可不要辜负我。”

乔伽心口有点发热,他喃喃的说道:“谢谢你。”又认真的说道:“周先生,好像从我遇到你,我的运气就好了很多。”

这种道谢的方式对周善明来说很新鲜,他笑了起来,说:“我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我。”又说:“要是他肯用你,你就请我吃顿饭吧。”

乔伽摇了摇头,说道,“周先生,就算我以后不演戏,也要请您吃饭的。”周善明笑而不语,乔伽不知他笑什么,就没再说话。


出去的时候,周善明问乔伽是不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,要不要他送一程。乔伽怎么好意思让他当司机,就连忙摇了摇头,说:“周先生,太晚了,你早点回去休息吧。我打车回去就可以了。”

两个人正说话的时候,林煜皓的电话就又打过来了。那边大约是等他不及,已经叫了车把林煜皓送回去了,跟他说一声,让他出来接一下。服务生已经出去替他拦了一辆车,乔伽怕司机把人扔在路边不管,就跟周善明匆匆告别,要上车回去。周善明一直在旁边听着,半天没说话,见他着急要走,又不要自己送,就笑着说:“那就下次再见吧。祝你成功。”

乔伽忍不住高兴起来,说:“谢谢你,周先生,下次再见。”

周善明一直站在那里看着他,目送他上车离去。乔伽坐在副驾的位置,回头见他还站在那里,就着急的把车窗降下来,伸出头去跟他摆手再见。

夜色和灯光模糊了一切,周善明仍旧站在那里没有动,乔伽看不清他的表情,却觉得那身影让他有些不舍,就像要和一个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分开一样,下次再见,也不知是何时了。

他回过头,坐好了,这才发现手心里微微是汗。


7

那一晚乔伽不得不照顾烂醉的林煜皓,凌晨才终于上床。奇怪的是,梦里他居然会梦到周善明。他的梦境有些模糊,好像是周善明推荐的那个导演没有挑中他,他拖了很久,终于决定还是要请周善明吃饭答谢。可写着周善明电话号码的那张纸条不知道被他放到了哪里,他四处翻遍,还是找不到那一张小小的纸条。

他从梦中醒来,心里很有些惊讶。出门之前,他特意把周善明的电话号码又抄在了好几个地方,这才松了口气。


乔伽隔天就联系了周善明所说的那位名叫刘升的年轻导演。他事先做了功课,知道刘升的毕业作品得了亚洲青年导演新人奖时,心里生出畏惧,觉得自己可能会一梦成谶。所以他给刘升打电话时,是抱着早死早超生的念头的。

大约是周善明已经同刘升讲过的缘故,乔伽一开口,刘升也没有和他废话,先和他约了个时间在咖啡馆喝咖啡。乔伽到了才知道,说是喝咖啡,其实就是一场简单的面试。刘升递给他四页撕下来的手写剧本,让他准备一下,然后就从包里翻出一本书喝着咖啡慢慢的看。

因为只有几页纸,从头到尾也只有两三个场景,台词上还有修改的痕迹。乔伽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,有点捉摸不透刘升的想法,最后只好临场发挥了。刘升坐在对面看着他,完了之后也没说好不好,只是摸着下巴看他,问他:“对了,你怎么认识周先生的?”

实话乔伽说不出口,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我其实跟周先生不熟的,他是好心帮我这个忙。”他怕给周善明丢脸,就又解释道,“谢谢您肯给我这个机会,我知道我演得不好,不合适的话您直说没关系的,我不没事。”

刘升见他这么客气,笑嘻嘻的问他:“你真的和周先生不熟?”

乔伽点头,认真的回答道:“我总共才见过他两次。”

刘升愣了一下,哈哈大笑,半天才说:“你真有意思,”他收起笑意,说:“周先生跟我说,他有个朋友,让我看看合适不合适,好的话就用,你觉得他是什么意思呢?”

乔伽以为他是在质问自己,脸上就有些难堪,他说:“我不好,你别用我了。”又说,“他没有别的意思的,周先生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刘升眯着眼睛看他,半天才站起身来,说:“咖啡你请吧,我先走了。”

乔伽目送他离开,拿起账单来看时,突然觉得有点生气,也不知道是为刘升还是为自己。


回去以后林煜皓看见他还挺惊讶,说:“怎么了?这么生气?”乔伽没法跟他解释,就含混的说道:“没什么。”

林煜皓就说他想不开,非要演戏。又说,“你家里又没有钱,又是这种性格,演什么戏呀,不被人欺负死才怪。”

乔伽知道他就是嘴巴厉害,也不以为意,说:“我性格比你好多啦,别人干吗要欺负我。”林煜皓撇撇嘴,说:“听说之前让你去陪酒你都不去,就你这样的,还想去演戏?”

乔伽好笑的说:“也没听说你去陪酒啊?”

林煜皓被他堵得说不上话来,哼哼了两声,这就作罢了。


周善明第二次给他打电话时,他和林煜皓刚走完秀,正吃饭呢,见到是周善明的电话,他很是意外,心里却又有些高兴,急忙走到一边去接电话。


8

接通电话,周善明第一句话就是问他,知道我是谁吗?

乔伽忍不住就笑,说:“周先生,我记得你的,我还想请您吃饭呢。”

周善明听了就有点疑惑,说:“你消息这么灵通?”又问他,“他都不让我告诉你,难道是他自己告诉你的?”

乔伽听得糊里糊涂,说:“周先生,你说什么,我不明白?”又怕他贵人多忘事,就解释说:“我之前和您说过的,您怕是忘记了。无论我演不演戏,都是要请您吃饭的啊。”

周善明哦了一声,笑了笑,说:“先不用请我吃饭,你最近忙不忙?”

他连忙说不忙。周善明说,“我给你请了个老师,你去跟他上课吧。刘升说了,他要看你上课的结果,再决定用不用你。”乔伽吃了一惊,想也没想就问,“表演课吗?”

周善明笑出了声,好像被他这种没自信的样子逗乐了,说:“不,是舞蹈课。”

乔伽半天才回过神来,小声的问道:“为什么要上舞蹈课啊?”

周善明没说为什么,只说,“等下会有人给你发老师的资料和上课的地址,好好准备准备吧。”又说:“学费我已经替你交过了,如果最后他用你了,你就不用还我了。”

乔伽心里着急起来,他之前做模特的时候就参加过基础舞蹈培训,只是结果实在乏善可陈。他也是有自知之明的,知道自己实在没有这样的天赋。他说:“要是我学不好怎么办?”说完又后悔,觉得自己听起来特别没用。

周善明又笑了起来,半天才说:“那就好好学啊。”

乔伽听不出来他是鼓励还是安慰,满脑子都是舞蹈课这三个字,只觉得脑袋都大了一圈。他明明想要请周善明吃饭的,可是挂了电话之后才后知后觉的想了起来,想要拨回去,又犹豫了起来,拿着手机站在走廊里。


林煜皓见他半天都没回去,出来找他,见他拿着个手机站在那里发呆,又好笑又好气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喂!你失恋啊!”

乔伽吓了一跳,手机差点儿掉地上。林煜皓撇嘴,问他说:“魂不守舍的,怎么啦?”

乔伽有点闷闷不乐,说:“没什么,本来想请人吃饭的,结果忘了说。”林煜皓见他垂头丧气的样子,十分的不以为然,说:“那你再打啊?怕什么?追人还这么腼腆,你是女人啊?”

乔伽没想到他会误会,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周善明的样子,实在想不出这么个人如果是女的会是怎么样。他被自己不着边际的想象逗笑了,说:“不是的,不是女孩子,是一个朋友。”结果话刚说完,就又有人给他打了电话过来。乔伽看到是陌生的号码,一时猜不出是谁,没想到接起来居然是一个很清纯的女孩子的声音。

她自称Maria,跟他确认了姓名之后,就把舞蹈班的开课时间和地址都发到了他手机上,又要了他的电邮地址,把课程的详细资料和其他的注意事项都给他发到了电子邮箱里。

他就好像一个问答机,Maria问什么他就老老实实的回答什么。

回家以后他特意打开很久不曾登陆的电邮,发现邮箱里不但有舞蹈课的资料,居然还有形体课的课程安排和资料,还有上课前饮食和身体调理的准备事项。邮箱里甚至还有一个详细的时间计划,要求他按照计划安排时间,保证充足和规律的运动和睡眠。

那时他还以为Maria是舞蹈班的负责老师,但是后来他去周善明的嘉铭大厦,在他的办公室外面等待的时候,才知道原来那时候给他打电话的Maria就是周善明的助理之一。

9

上课的时候,刘升过来了两次。第一次他不知道,第二次刘升靠在镜子旁边看他,等他练习完毕,在一旁擦汗时,才走到他身边,从包里取出一叠纸,递给他,说:“有空看看吧。看完给我打电话。”

乔伽一直在想舞蹈老师的话,还被突然伸过来的剧本吓了一跳。刘升哈哈大笑,似乎觉得他很有趣,蹲下来看他,说:“好好看吧。我觉得你差不多能演,别让我失望。”

乔伽手里拿着剧本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刘升吹着口哨走了,牛皮包在屁股上一甩一甩的,背影也还是一个学生的模样。

他紧紧的抓着剧本,怕它会生出一对翅膀,扑棱棱的飞走。

那天他傻傻的坐在地板上把剧本翻完了,晚上被赶走的时候,他想要站起来,扶着墙半天都没能站起来。 


那晚一到家,乔伽就给周善明打了电话,兴高采烈的说要请他吃饭。周善明似乎并不意外,又问他有没有准备合同,乔伽傻乎乎的啊了一声,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话题转得这么快。周善明就知道了,也不再问了,让他第二天把资料带齐,直接来嘉铭大厦。

乔伽怕这次又像之前一样,也顾不上问为什么了,坚持说要请他吃饭。周善明就笑了,说:“好啊,我公司附近有一家日料,你请我吃那个吧。”

乔伽一听他答应了,才想起了刚才他说的话,就问他,“我去的话会不会打扰你工作?你告诉我在哪里吃饭,我到店里等你吧。”

周善明笑声连连,乔伽一头雾水,不明所以,周善明忍着笑说:“明天让你过来和刘升签合同,签完再请我们吃饭吧。”乔伽呆愣愣的想了半天,才终于明白周善明的意思。周善明说:“你应该没有经纪人,估计你还不太明白呢。我明天找人帮你弄弄合同。”

乔伽没想到他还要帮忙,心情复杂起来,说:“周先生,您其实不必这样帮我的。”

周善明笑了起来,故意说道:“我这次可真的不是帮你。”又说:“刘升和我说了,这部片子你可能会很辛苦,也拿不到多少钱,你就当帮我吧。”

乔伽十分意外,却并不在意,很高兴的说道:“剧本我看了,挺有意思的。如果他觉得我还行,我宁愿不要钱。”

周善明颇为惊讶,问他:“真的?”

乔伽没想到他不相信,就信誓旦旦的说:“真的!”周善明笑出了声,说:“你对投资人说这种话,摆明了一分钱也不想要啊?”

乔伽认真的说:“真的不要,他肯用我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

周善明挑了一下眉,也没再继续说什么,乔伽却高兴得很,觉得松了口气,同他道别,说:“那周先生您忙吧,我就不打扰您了,我们明天见。”

周善明笑了两声,说,“好,明天见。”


第二天乔伽特意换了衣服才出的门。

他也不好意思穿得太正式,又觉得肯定不能穿得太休闲,换了好几身都决定不下来,觉得比他头一次走秀还要紧张。

林煜皓晚上喜欢去泡吧,总是弄得很晚才回来。睡醒起来刷牙的时候,看他花孔雀在一样镜子前来来来回回的换衣服,差点儿喷他一身牙膏沫子。

林煜皓忍着冲动跑去漱口,然后笑嘻嘻的问他:“约了妹子啊?”

乔伽忍不住有点得意,说:“不是,是要去签合同。”

林煜皓也知道他前一阵儿去P.O.M面试的事,十分惊讶,说:“P.O.M?”

乔伽摇了摇头,说:”是电影啦,有人介绍我去的。“

林煜皓眯着眼看他,有点疑虑,说,“什么电影啊?”

乔伽说:”不是那种商业电影,是很文艺的那种。“

林煜皓撇撇嘴,说:”你又没拍过电影,又没名气干嘛要找你拍。那种文艺电影都是拍来拿奖的,不是给人看的,找谁不好,非要找你?你长得很文艺吗?“

乔伽觉得他说得都有道理,竟然无法辩解,有点委屈的说:”我也没那么差。“

林煜皓扫了他两眼,说:”比你演技好又有名的人也很多啊,干嘛要找你?“又说:”你别被人骗了,这年头,哪还有那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?“


10

乔伽半天没说话,低着头,林煜皓以为自己话说得重了,深感歉疚,连忙安慰他,说:“我不是说你演技不好,我的意思是说,你也要小心一点,别被人骗了还不知道。”

说实话这种事林煜皓见得多了,尤其是他爸在外面的那些女人,年轻漂亮的小模特小演员,好多都是这么得手的。也就是乔伽运气好,又是个男人,不然早就被送到人床上了。不过这个圈子里这么乱,玩男人的事也很常见,乔伽长得很不错,他怎么能不敲打着点?


乔伽想起头一次见到周善明时的情形,心情一下变得黯然,可是转念一想,周善明什么也没干,为什么要把他想得那么不堪?

他辩解道:“骗我什么呀,我也没钱。”想了想,又说,“这个圈子其实也没那么多同性恋吧?”

林煜皓被他气乐了,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他一遍,才说:“那是,你比女人要安全一点儿。”

乔伽开心起来,赞同的点点头,“我也觉得是。”


周善明那边他不熟,很少去,他怕迟到,所以早早就出发了,等到了嘉铭大厦,周善明还在开会。

周善明收到他的短信,就让Maria出去先给他看看合同。Maria虽然是头一次见他,却早就看过了他的资料和照片,所以看见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小会客室,突然有点于心不忍,拿了律师拟好的合同给他看,又陪他聊了半天。

乔伽这才知道原来周善明真的是刘升这部电影的主要投资人。Maria还告诉他周善明是怎么挑中刘升的。刘升的毕业作品拍的是一个拉小提琴的男孩。情节很简单,主角因为意外伤到了手,所以再也无法拉琴了,片子主要就是讲了意外发生以后的事。周善明无意中看到这个短片,觉得拍得很好,就特意让人把刘升找了出来,想要出资赞助他拍片。

那个短片乔伽也看过,是在见刘升之前特意找来看的。他也觉得拍得很好,根本看不出来是个那么年轻的导演拍的,演员也很好,编剧也好,音效剪辑都好,对一个小短片来说,几近完美了。大概这就是老天爷赏饭吃吧,才能这个东西,有就是有,么有就是没有。


Maria还跟乔伽说,刘升是周善明唯一一个亲自投资的导演,乔伽忍不住赞同,“他的片子的确很棒啊,周先生真会挑。”

Maria很是意外,看了他半天,想了想,才说:“其实周先生看到他的这个片子,说巧也不巧的。周先生有一个朋友,也是拉小提琴的,因为意外受过伤,再也不能拉琴了。”乔伽恍然大悟,说:“怪不得呢。”他很同情周先生的那位朋友,忍不住要问,“那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

Maria一时没回过神来,问他,“什么?”

乔伽说,“周先生的那位朋友,你不是说他受伤了,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

Maria眼神有点复杂的看着他,说,“他在国外养伤。”


两个人说着话,刘升也来了,又等了没多一会儿,周善明也结束了会议,Maria请来了律师和助手,几个人一起到了之前订好的会议室,很快就把合同给签了。

乔伽没想到制片是周善明这边的人,刘升瞥了一眼他的合同,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大陆,惊奇的说道:“小乔,你没有报酬?”

乔伽嗯了一声,也没觉得他这么叫有什么不妥,倒是周善明,嘴角若有若无的弯了一下。

乔伽说:“我跟周先生说好了的。”又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说:“我看了你拍的片子,觉得你真的很厉害,你肯用我,我感激还来不及,还怎么好要报酬?”

刘升虽然年轻,可他在刘升面前就忍不住紧张,觉得好像自己就站在镜头前面一样,总有哪里不够完美。 

周善明笑出了声,饶有兴味的看着他们两个,却没说什么。

刘升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合同,撇撇嘴,说:“不要就不要吧。演不好我一样不要你。”他又跟周善明说:“他要是演不好,我就要换人。”

周善明无可奈何,说:“你不用吓他,他已经够紧张了。”

刘升这才心满意足,从包里拿出一叠光盘,说:“这些都拿回去听,一定要听熟,我下周考你。”乔伽拿在手里一看,居然是剧本提到的傩戏。

周善明看了一下表,对乔伽说:“你不是要请我们吃饭?”

刘升十分惊讶,嘟囔说:“周老板,你居然让个小演员请你吃饭。”

周善明微微笑,说:“我人缘好。”


吃饭的时候刘升跟他聊了一下之前拍毕业短片的事,周善明听得也很认真,也问了好几个问题,有些是导演相关,他问起来天马行空,刘升就要和他解释半天,有些又尽显他商人本色,惹得刘升抱怨连连,跟乔伽说,你以后千万不要签天宇,老板这么抠门,肯定是上行下效,一丘之貉。周善明一本正经的说:“天宇的事我又不亲自管。”

乔伽这才知道,原来周善明也是天宇的大股东。


吃完饭,刘升接了个电话,就风风火火的走了,周善明看了看表,突然问他下午有什么安排,乔伽不明所以,吃着寿司说:“也没什么事。”他刚才光顾着听他们两个说话,都没怎么吃饱。

周善明安静的看着他吃东西,突然笑了一下,说:“有时候光是看着你,心情就很好。”


11

乔伽其实还没吃饱,可听他这么一说就不好意思了,放下筷子,说:“您还有事吧?别等我了,我已经吃好了。“

林煜皓曾跟他说过,觉得他这个人没心没肺的,有时候看着就挺生气,有时候又觉得其实挺有点意思。

不知道周善明觉得他有意思是不是也是这种的。


周善明微微的笑,说:”真的吃饱了?“

乔伽连忙点头。周善明看了一下表,问他说:”我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,要不要陪我走走?“

乔伽有点不明所以,问他说:”周先生,去哪里?“

周善明闲聊般的提起道:”这附近有个音乐学院,我们就在校园里走走吧。“

乔伽有点意外,却没说不。


周善明拿起外套,带着他出了门,沿着林荫道径直往前走。他一路上都没有说什么,仿佛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,忘记了旁边还有另外一个人似得。起初还好,没想到后来越走越快。乔伽也是人高腿长,却有点跟不上他的速度,走了一阵儿,就忍不住气喘,喊道,”周先生,你慢点走。“

周善明这才回过神来,猛然站住,回过头来看他,抱歉的说道:”不好意思。“

等他走到自己身旁,才又解释道,”不好意思,我刚才想到别的事情,有点走神了。“

乔伽把他喊住了以后,自己也觉得很不好意思。周善明是比他高一点不错,可他每天都坚持锻炼的,没想到居然连走路都走不过一个坐办公室的人。


周善明这次很注意自己的速度,一直陪在他身边,慢慢的走进了校区。

虽然是冬天,可校园里的气氛却和外面大不相同。两个人走在路上,经过一扇打开的窗时,听到房间里传出来钢琴的旋律,乔伽不由得感叹说,”现在的学生这么辛苦,中午还要弹琴呢。“

周善明笑了一下,说:”只能怪这一乐章太长。“

乔伽看他那副见怪不怪的表情,心里突然痒痒的,忍不住就问他,”你也学过钢琴吗?“

周善明看了他一眼,才说:”没有,“顿了一下,才又说:”我学过一阵儿小提琴。“

乔伽惊讶的看了他一眼,似乎有点难以置信。他想起Maria说过的话,就忍不住猜测起周善明和那个发生了意外的朋友来。


周善明被他陷入沉思的表情逗笑了,又说:”学的时间不长,到了念大学的时候,我就放弃了。“

乔伽哦了一声,点了点头,心里想,难道是因为那个朋友吗?

周善明又看了他一眼,突然问他:“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

乔伽有点糊涂,问说:“说什么?”

周善明虽然带着笑,可脸上的表情却有点冷漠。他淡淡的说:“问我为什么放弃,或者说些放弃了太可惜之类的话。”

乔伽想着他那个朋友,忍不住用手指挠着脸,说:“周先生,虽然我认识你的时间很短,可我觉得……,你不是半途而废的那种人。如果你决定放弃的话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你要是不想说,别人也不应该多问。”

周善明似乎很意外,站定了看他好一阵子,才说:“那我要是想说呢?”

乔伽有点为难,试探道:“那我就听着?”


周善明笑出了声,说,“所以我请你出来散步,你也不问为什么吗?”

乔伽嘟囔说:”散步没什么呀,我以前常陪我爷爷散步呢。“说完就回过神来,不由得懊悔,连忙解释,”周先生,我不是说喜欢散步就是老年人,我的意思是说我挺喜欢散步的。我也经常一个人随便走走。“

周善明没忍住笑,故意说道:”我可不喜欢一个人散步。“


评论
热度 ( 22 )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