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非得已 102

102

乔伽很意外,心情一下好起来,就像雨后的大地,阳光明媚,一切都闪闪发亮,他孜孜不倦的问道,“是他的好朋友?”

Maria说,“算是吧,怎么了?”

乔伽带着炫耀的心情,不好意思的说,“他要带我去泽轩的生日party。”

Maria连着发了一堆惊恐的表情,说,“求你别再叫他泽轩了,他有姓啊!姓崔的,你连着叫行吗?你再这么叫我都要做噩梦了!本来是秀恩爱,被你讲得好像要劈腿。”

乔伽抱着手机哈哈大笑,宋远看见了,就问他什么事儿这么高兴。

乔伽因为他那天晚上去酒店里见周善明的事儿,其实很不高兴。但说实话,分手也是他自己跟宋远说的,宋远乐意去找谁,周善明乐不乐意见,他还真拦不住,但他心里就是不痛快,也不愿意搭理这个人了。

想是这么想,当真实践起来,就没办法那么冰冷无情了。巡回宣传要持续好一阵子呢,他要跟宋远撕破脸,先不说这一路上怎么配合了,那记者还不追他追到家里去?那就更可怕了。他还是籍籍无名比较好一些。


他收起手机,笑嘻嘻的说道,“女孩子真是搞不懂,我打了另外一个男生的名字,她就说要做噩梦。其实我只是不知道那个人姓什么,不是故意叫那么亲热的。”

宋远有点惊讶,但很快就笑了,眼底满是期望的看着他,说,“这么快就谈恋爱了?”

乔伽心里刺了一下,觉得很不舒服,却没有戳破,答应道,“嗯,谢远哥的吉言。希望这次算是真的恋爱了吧。”

宋远看起来很真诚,“祝你们幸福。”想了想,又说,“我会帮你瞒着媒体的,你也别跟别人说了,否则真的很容易受影响。”

乔伽迷惑的看着他,有些搞不懂他的意思。

他的房间有没有走水,宋远应该比别人都清楚。因为他中途就下车了,宋远的助理也根本没去帮他收拾烂摊子,这不过是两个人的经纪人串通好的说辞罢了。

他为什么回酒店,回酒店又干了些什么,宋远也应该猜得到才对,为什么还能若无其事的说出这些话来呢?


宋远问得很小心,说,“她是圈子里的吗?”

乔伽说不是,他对演戏不感兴趣。

宋远嗯了一声,说,“那你要多陪陪她啊,女孩子是要哄的。”

对话围绕着他的这位“无名”女朋友展开,的确让人很意外,但总比把话题绕到周善明身上要舒服许多,乔伽聊得很热心,但心里已经对这个人不抱丝毫好感了。

他不喜欢宋远的这种觊觎,不管是因为周善明的身份还是因为周善明本人。更要命的是,他还不能正大光明的说出来这种讨厌,这种感觉真是憋闷极了。


刘升的新片一开始上映就势头不错,这一点很多人都预料到了,并不意外。但姜导的片子还没下线,票房突然往上抬升了一些,这个转折就很出乎大家的意料。有人说姜导的片子后发优势,但实际上这次的片子连姜导自己都没报太大的期望,电影剪好送到电影节,姜导私底下却跟他们说,这次恐怕不会得奖。乔伽怀疑可能跟他和宋远的捆绑宣传有点关系,但也不敢说。

营销团队迅速的跟进,原本是点映的,这时候也赶快联系了院线,加强了排片,到了最后,成绩居然还不错,大家都松了一口气,觉得总算是对得起投资方了。


宋远之前因为女朋友的事跟媒体闹得很僵。他这个人跟记者关系一向很差,这时候简直跌到冰点,报纸等传统媒体只是写两句罢了,但私底下就有很多负面消息流传出来,路上宣传的时候再次被质问,宋远甚至当场和记者吵了起来,这事儿闹得挺厉害,但越是这样越红,也是奇了怪了。新片排得场次仍旧很满,上座率也高,刘升很得意,他拉了个群,嚷嚷说要兄弟们给他开庆功宴,要给大家发红包,大家都乐了,但是月月说可能来不了,刘升一下就不高兴了,当时就退群了。

乔伽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她怀孕了。汪月月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别跟任何人说,他很震惊的张着嘴巴半天合不上。他说等回了北京就去看她,却被她飞快的拒绝了,说现在人在外地。乔伽再追问的时候,她就不说了,只说别担心,不一定会生下来,乔伽听了更着急了,说什么都要去看她。汪月月说别来,我怕他误会,他不想要这个孩子。乔伽就有点说不出话来了,挂了电话想想越发觉得不对,但又不知道怎么说。


他回到北京的时候,才听说宋远已经提出了解约申请,媒体对于这场年度大戏都异常的兴奋,而之前关于他分手和有同性情人的流言也慢慢的平息了。

他是在搏击课的课间休息时间看到这条八卦新闻,很快想起了牟立人的话,就发消息问周善明,“宋远是不是要签到天宇?”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38 )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