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非得已 107

107

乔伽总算明白从此君王不早朝是怎么来的了,周善明就这么仰着头看着他,这时候无论说些什么他估计都会答应。

而且这个人弹琴的样子和平常大不一样,就好像变了一个人,变得比低吟的琴声更加温柔。

温柔的甚至有点儿陌生。


“这不公平,”他的心软的仿佛都要化了,又觉甜蜜,又有不甘,嘟囔说,“你会弹琴,会挣钱,可我什么都不会……”

周善明笑出了声,说,“大明星,你忘记了一件事,是我在追求你。”

乔伽坐在他的身边,伸手去摸他的手指,两个人交叠的手指抚在琴键上,钢琴仿佛带着生命一般,发出了轻盈的吟唱。

他小声的说,“我不用你追求,你只要早点忘掉初恋,心里只有我一个就可以啦。”

周善明的眼底仿佛夜间幽深的海面,闪动着点点的星光。

他靠了过来,吻住了乔伽,他们两个紧紧的搂在一起,忘情的接吻,然后在琴房里做爱。他从来没用过那么难的姿势,也从来不知道原来做爱的时候琴凳是那么的窄,其实一点儿也不舒服。可周善明似乎特别的喜欢,这让他有种奇特的满足感,他的一只手抚在琴上,琴键随着身体的律动发出破碎的呻吟,周善明低声的笑着,然后吻住了他的唇。


那几天两个人哪里也没去,象一对儿将要筑巢的鸟,躲在别墅里不曾离开。做爱,弹琴,游泳,两个人在各处肆无忌惮的做爱,他们的身体交缠在一起,仿佛原本就生长在一处。

不做爱的时候,他们慵懒的搂抱在一起,周善明很耐心的教他英文,用亲吻奖励他,他进步神速,有如神助。他还在书房找到一本英文的诗集,兴致勃勃的念给他的老师听,一首诗还换来了一场日光下酣畅淋漓的性爱,他觉得已经很划算了。


因为他一定要比,两个人就带上了护具打了一场,倒地就算输,双方都同意。周善明不能戴眼镜,所以看他的时候,就微微的眯起了眼,那种眼神看得他浑身发热,很想把人按在地上使劲儿的亲。

打的时候两个人都很有默契,谁都没有往对方头上招呼,脸虽然幸免受伤,可输赢从一开始就很分明了。他虽然打了周善明好几拳,但还是被揍惨了,哪怕带着拳套也觉得胸口疼。他被放到在地的时候,仍是不肯罢休,气呼呼的说,“我才练了多久啊?总有一天把你打趴下!”

周善明摘掉拳套,带着热意的呼吸喷在他的面颊上,简直就像是做爱的前奏,他胸口发烫,小腹发痒,连忙推开他,生怕自己一不小心露了馅儿。

虽然知道他眼镜度数不高,可摘护具的时候,他还是忍不住好奇要问,“你不戴眼镜能看清吗?”

周善明笑出了声,看他一眼,说,“揍你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乔伽扁扁嘴,不开心了,说,“总有我揍你的一天!”

周善明温柔的看着他,轻轻的亲了他的耳廓一下,然后说,“如果你想在上面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乔伽惊讶的看着他,半晌又摇摇头,说,“都说好了,我肯定能打赢你!”

周善明大概没料到他会拒绝,有点意外,又有点好笑,说,“乔先生,你这么正直,是要吃亏的。”

这个人,就是这种时候太讨厌,惹得人羞恼。


周善明也有事情要忙,他就趁机给汪月月打了个电话,才知道原来那个小导演根本不想要孩子,也不想结婚,小导演说他们都太年轻了,不适合有孩子,所以汪月月终于决定去做人流。乔伽觉得那个小导演根本就不想负责,可这种时候他不能说这种话,他只是跟她讲了很久的电话,问她是怎么想的,问她是不是真的要这么做。

汪月月只是坚持说要打掉,他也没有立场劝阻她或者鼓励她,只担心的问她,他会不会陪你去?

汪月月突然在电话那边哭了起来,她这样一哭,哭得他的心都碎了。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37 )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