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非得已 108

108

汪月月挂掉了他的电话,乔伽实在太过担心,当即就订了最近的航班,通知了助理和牟立人,只说要提前一天去看个朋友。他跑去跟周善明说,有事要提前离开北京。周善明似乎很意外,但看他那么着急,也没说什么,只是问他要去哪里。

本来行程里他还有一天的假期,他和宋远后天要在上海参加一个活动,所以这时候提前离开他自己也很愧疚。乔伽不敢说自己是要去陪那个怀孕的朋友,只说朋友有点事,要提前两天过去。他自己也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应该的,如果实话实说,周善明肯定不会赞同,但汪月月在那边一个朋友也没有,又是那种状态,他实在不能放心。

因为机票订得太着急,行李也只是草草的收拾了一番,就赶忙坐陈叔的车到了机场。

他装行李箱的时候周善明跟他说,“无论有什么私事,你都要跟牟立人讲一下,不要让别人为难。”

乔伽心想,这种事情说出来,牟立人一定会大发雷霆,根本不会允许他去的。

但他还是答应了。

行李箱装完以后,周善明看了一眼他的日程表,玩笑般的抱怨说,“下一次见到你,就是月底了。”

乔伽愣了一下,连忙跟他解释,说,“好几个拍摄都是跟宋远一起的,我只是个路人啦,应该拍一下就好了。拍完我就回来见你!”

周善明笑了一下,说,“大明星,早去早回吧。”

乔伽吻他的唇,殷勤的说,“我一有空就给你打电话。”周善明笑出了声,说,“好。”


他上了车,立刻给刘升打电话。他觉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,把汪月月的事大概的说了一下。整件事情汪月月都瞒得太死,平常也没有露出什么痕迹,刘升听完之后大概是被气坏了,静了两秒,突然大骂,说他是个王八蛋,连这种事情都瞒着,骂完以后就把电话挂了。

乔伽没想到他这种反应,慌了神,连忙发短信给他,让他千万不要拿这个事儿去找月月,怕她受不了。

刘升很快又打过来,这次镇定了许多,可说话却带着破音,急促的问他那个男人是谁,又问他汪月月现在在哪儿,乔伽有点意外,连忙给他交代,说自己等下要去看他,马上就要上飞机,让他找借口给汪月月打电话,话还没说完,就被刘升打断,他的声音急促而愤怒,说,“不用你说,我也要给她打!”

乔伽着急的嘱咐他,“不行,这件事你一个字都不能提,不能让她知道你知道,知道吗?”刘升没说话,只是沉重的呼吸着,听得人心焦。

乔伽又继续跟他说,“借口我都替你想好了,你就说你要拍个新片,挑中的剧本和演员公司都不看好,没有人支持你,你听说我跟宋远关系好,问问月月是不是真的,就说想让我找宋远牵线,帮忙找找投资。”

刘升本来就很聪明,听到这里就大概有点明白了,他终于开了口,问说,“你想让我骗她过来给我做制片?”

乔伽嗯了一声,说,“差不多吧,我想请你帮个忙,我们先试试看。月月现在情绪很不好,最好有件事情能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。她对朋友很仗义,你如果开口,她肯定会帮你这个忙的。我希望她能多想想她的事业,她自己,别为了那个人把自己毁掉了。”

刘升沉默了片刻,只说,我知道了。

挂电话之前,刘升突然跟他说,“好兄弟,我先谢谢你了。”

乔伽手心里有层薄薄的汗,苦笑着说,“你以后别骂我就行了。”刘升没再说什么,很快就挂掉了电话。


他讲完了才想起来央求陈叔,说,“这件事儿您别跟他讲。”

陈叔在车里听了全程,也很为难,说,“你还是跟周先生讲一下吧,毕竟你跟那个女孩子非亲非故,她男朋友都不管,你这样去帮,会不会有人讲是非?我觉得不大妥当。”

乔伽有点心虚,解释说,“这种事情,她一个女孩子,很难讲出口的,别人根本都不知道啊,”又说,“我下了飞机就跟他讲。”


但下了飞机他也没顾得上跟周善明讲。

他开机一看,刘升大概是为了做戏做真,连续打了好些电话,后面快落地的时候,汪月月也给他打了两个电话,他一上了车就连忙拨了回去。

汪月月听说他已经到了无锡机场,助手已经在租车了,马上就会赶过去的时候,当时就在电话里哭了出来。

乔伽恨不得能飞过去安慰她,她哭得上不来气,哽咽着跟他说想回北京,乔伽连忙说,我接你回去。

她哭得更厉害了,她也没想到他会来得这么快。他们剧组在杭州拍戏到了尾声,小导演为了避人耳目,让她独自一个人去宁波找个私立医院做手术。她没有去宁波,独自住在苏州的酒店里,自己也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走。


她问他,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跟他分手?

乔伽没办法回答她,只是问道,你觉得他喜欢你吗?哪怕只有一点儿?

汪月月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,回答他说,大概有一点吧。他脾气不好,对我已经算好的了。

乔伽听得心酸,觉得她那样快乐活泼的一个人,怎么会变得这么卑微,这么退让,他忍不住又问她,那他对你好的时候多吗?

汪月月终于不说话了。
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30 )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