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非得已 109

109


等见到了汪月月,两个人面对面聊起来的时候,乔伽才知道那个小导演到底都干了些什么。


汪月月其实已经平静了很多,还冲他笑了笑,说,反正你也来了,先不说我的事儿,刘升要拍新片子,在找投资,你知道吗?

乔伽装得一无所知,说,“他还用找投资吗?找周先生呀,周先生还缺钱吗?”

汪月月拿出酒店的便签纸,不大的纸被她记得密密匝匝的,写了好几张。她给他讲了一遍刘升的新剧本,乔伽都不知道这么短的几个小时,这个详细的剧本是从哪儿冒出来的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甚至都被月月的描述吸引住了,但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,眼下他更关心的还是月月肚子里的那个孩子,如果要做手术的话,到底要怎么办才好?

他们两个都完全没有经验,现在才开始当真的想这件事,就像没有脚的蚂蚱,慌乱无措。


汪月月大概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剧本,说,“我跟刘升都很喜欢这个片子,我觉得你演最合适了,我来做制片怎么样?这片子没人投我来投,咱们几个还跟以前一样?正好我手头的这个片子刚拍完。”

她说得轻描淡写,可乔伽一听就明白那是怎么回事儿。再问了几句,那就什么都清楚了。

汪月月一发现怀孕就告诉了那个小导演,他那时候只说考虑考虑,结果一直考虑到戏都要拍完了,这才打发她去打胎。

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,汪月月那么尽心的给他管着剧组的衣食住行,他居然还这样对她。以他这种籍籍无名的三流身份,其实是很难拉到投资的,汪月月怕他面子上过不去,还特意找了好朋友来装投资方,其实投的都是她的钱。但是她的那个好朋友来了一次就跟她说这个小导演心怀不轨,极力的向她献殷勤,两个好姐妹还为此闹翻了。

乔伽这才明白她此刻孤零零只身一人的缘故,心疼得无以复加,觉得她实在太傻。

他猜她心里其实都是明白的,可为什么还要为那种人辩解?

大概还是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坎吧。


两个人不再提那个小导演,也不再提她肚子里的那个小生命,他们似乎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回事儿,开始专心的讨论刘升的新剧本。夜里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,汪月月看着天花板,仿佛是想起来一件什么事儿,随口的跟他说道,“其实我家里很有钱。”

乔伽看着她,就说,“你不要告诉他。”

汪月月冲他笑了,说,“好,我不告诉他。”


乔伽看着她勉强的笑容,突然就说,“我男朋友跟我分手了,因为他忘不了他初恋。”

汪月月很惊讶的坐起来看着他,乔伽又连忙说道,“后来我去找他,我们两个就复合了。”

汪月月长大了嘴巴看着他,然后又闭紧了,半天都没说话。

乔伽有点讪讪的嘟囔道,“怎么一说出来就好像特别傻。”

汪月月屏着气看他,问道,“他喜欢你吗?”

乔伽的心好像被什么抽动了一下,有种酸涩的感觉,他干巴巴的回答说,“大概是挺喜欢的。反正比起他的前任什么的,应该是喜欢多了。”

汪月月的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哀伤,又问他,“那,他对你好吗?”

乔伽被这句话刺了一下。明明是很简单的问题,他也问过同样的话,可被她问出来,他就忍不住想要退缩。

他老实的承认,“他对我很好。可他对别人应该更好。”

他知道自己仍是耿耿于怀,可他自己说的,要重新开始,他不能再去比较了。

汪月月看着他,眼睛里有泪光在闪动,“那你会跟他分手吗?”

乔伽想要说话,可一口气提到胸口,终于还是垂下眼,不吭声了。


两个人再次陷入了沉默,助理给他发消息,说牟立人让他回电话,他一阵儿心虚,正在琢磨着应对之策,汪月月突然对他说,“我明天就回北京去,我要跟刘升商量他那个新片儿。”

乔伽看着她,她却仰着头看天花板,喃喃的说,“我要告诉我妈,她准疼我,说不准还要我把孩子生下来呢。”她仿佛在自言自语,终于露出一点儿笑,转过脸来看着他,“可不能告诉我爸爸,他得被我气死。”


乔伽嗯了一声,说,“回北京最好了,我们几个还吃火锅,给你接风!我们几个还在一起拍电影!”

只要她肯离开那个人的话,那一切就都好办了。

汪月月默默的流着泪,起初是无声的,后来哭声渐渐的变大,然后又慢慢平静下来。最后她终于哭得筋疲力尽,在他的怀里睡着了,乔伽的衬衣上都是她的眼泪,皱皱巴巴的,没有了形状。


他轻轻的替她盖上被子,然后才蹑手蹑脚的离开,到助理的那间房里去给牟立人打电话。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28 )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