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非得已 110

110

牟立人是打电话来跟他交代后天和宋远一起的注意事项,虽然跟宋远一起出席各种活动大大的增加了他的曝光率和知名度,但牟立人对此一直很谨慎小心,事先也会仔细的跟宋远那边进行充分的沟通,也曾再三的警告过他要注意分寸,嘱咐他千万不要得罪宋远。

乔伽对于宋远没什么可说的,牟立人的话他也都一一的答应着,他想,他怎么能得罪宋远呢?

牟立人又嘱咐他见朋友就老老实实的,不要乱出去玩,酒吧什么的更是一概禁止,他听了满口答应,说,不会的。心里却并没有当回事,想,我在酒店里不出去,会有什么事情呢?

他觉得自己跟宋远那种知名度的人完全不一样,想不到在酒店里见朋友也会被拍下来。


结果半夜牟立人突然给他打过电话来,把他骂的狗血喷头,他才知道原来他跟月月拥抱的照片被爆了出来,还有一张他去小助理房间的照片,很明显能看出来开门的是另一个女生,有人就说他一夜约了好几个女孩子,把他的私生活形容的混乱不堪。


牟立人是火冒三丈,他在电话这边特别的委屈,连忙的解释了一通,但也只说是以前的朋友,其实没什么的。还给牟立人出示了‘证据’,就是他跟月月在商量刘升的新剧本。

他昨晚跟刘升说了月月打算回北京跟他商量剧本的事,刘升就直接给他打了电话过来,说,月月的事儿你别管了,等这阵子过去,我就真拍这个片子,她都已经答应我了,你到时候准时出现就行了。

他这才知道原来刘升手里一直攥着好几个本子,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。汪月月给他讲的时候他只听了个大概,心思都不在那上面,现在刘升这么说,他只想着居然还弄假成真了,硬着头皮说,“好,我问问牟哥。”

刘升也不知道哪里得来的消息,追着问他,到底是不是月月最近做制片的那个小导演?

乔伽不肯告诉他,“你问这个干吗?想打架?”

刘升气得直骂,说他不是个东西,这种时候还胳膊肘朝外拐,乔伽委屈极了,说,“我告诉你这个,不是要你把这事儿闹得尽人皆知的。”

他就是怕事情闹得不可收拾,所以除了周善明,再谁都没敢告诉,更不要说牟立人了。


牟立人根本不管这些,先问他现在是不是还跟这个朋友住在一个酒店里?

乔伽才刚说了个是,就又被他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,然后跟他要汪月月的电话,他很为难,说,“这么晚,还是明早再说吧?”

牟立人被他气得不轻,说,“这是为了你?这也是为了她!赶紧给我!”

乔伽只好硬着头皮把汪月月的电话号码给了他,牟立人挂电话之前警告他,“你给我老实的呆在房间里,不许出去!等我电话!”末了又加了一句,“等回北京了再跟你算账!”

那时候乔伽还觉得这都是谣言,肯定都是闲得无聊的人添油加醋乱说的,万一真要有人问,他解释一下就行了。


不过他想到周善明,就很有些心慌。虽然觉得周善明肯定不会相信这些空穴来风的消息,但还是惴惴不安的等到了天明,看着手机,掐着点儿给周善明打了个电话过去。

他吭吭哧哧的解释了半天,然后小声的说,“总而言之,外面的消息你千万不要相信。”

周善明没说信,也没说不信,只是问他,“你说有事,是不是去见那个怀孕的女孩子?”

乔伽连忙点头,点了半天才想起来他看不到,就连声说道,“是她。”

周善明沉默着,没有说话。乔伽隐约的不安起来,解释说她怀孕的事情没有别人知道,他不能不来,可是越解释越心虚,渐渐的没了声音,小声的说,“我本来想告诉你的,怕你不让我来。”

周善明反问他,“所以你就不告诉我,瞒着我?”


乔伽有点害怕他的口气,不敢回答,只是问道,“我要是说了,你会让我来吗?”

周善明安静了一下,说,“不会。”想了想,又说,“你去的话不合适,对你们两个人都不合适。”

乔伽却一点儿也不惊讶,他情绪低沉的说,“我知道。”

这个人一旦决定了什么,是不容别人质疑的,既然不会答应,那么大概会用一千种方式说服他吧。

他就是因为知道,所以才不敢说。


他实在太知道孤单单一个人的滋味了,他不想在那种时候抛弃自己的朋友,不想让汪月月一个人去医院。

他还记得那种消毒水的味道,那宽大的走廊,两边都是老式的木窗,落着大片阴冷的树影,还有那些从他身侧经过的白大褂,每个人都会怜悯的看着他,在一旁窃窃私语,说,看,就是那个小孩。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31 )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