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 11 坐怀不乱 番外

11

原以为经过这一次的挫折,五斤就该死心了,谁知道这只小霸王竟然是个越挫越勇的,又去捉了一只老鼠回来。

杜鑫眼睁睁的看着它咬着一只拳头大的老鼠溜了进来,丢在少爷的面前,不由得睁大了眼睛,这只老鼠还好好的活着呢,被丢在地上就想逃窜,结果被五斤一爪按住,就躺在那里开始装死。杜鑫觉得有趣极了,端着大茶缸子,坐在一旁兴致勃勃的看起了热闹。

少爷谨慎的看着地上那只一动不动的老鼠,五斤摁住它咬起来,又放在少爷的爪边,然后松开了一点。老鼠仍是装死,少爷也试探般的抬起爪,慢慢的往下落,那只老鼠大概是察觉到了,突然箭一般的往外窜去,可五斤更快,闪电一样的一扑一按,瞬间就把猎物咬在了嘴里。

五斤又献宝一...

明月芦花 4 完

孟青跟母亲初到南京,也曾寄宿在庙里,替和尚浆洗衣裳,也敬佛礼佛,也听佛经,却并不识字。如今竟然有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可以识字,自然是高兴极了,连连的答应。

耿叔说,你身上有伤,只管先把这件事情做好就是了。

他把这件事当做一件圣旨一样的遵从着。先生教的每一个字他都牢牢的记在心里,因为舍不得浪费纸墨,就拿碟子盛了水在桌上默写。

他倒不是最伶俐的,可因为他学得尽心,反而是这些佣人们里学得最好的。有的佣人学完了,写信还是不成,磕磕绊绊,还要央他代笔。

耿叔见他写字认真,只是歪歪扭扭的不好看,还去同三少爷要几张字,想给他临着写,三少爷听说了,说,我的字不大好临,还特意吩咐人买了大字帖回来给他们。...

修 坐怀不乱 九十三 -九十七

九十三


陆少棋晚上来接他,见他神情有异,便追问起来。傅玉声只说是杜鑫怕是要成亲,离开傅家了。陆少棋不料他为了个下人这样,还狠狠的嘲笑了他一番。傅玉声心中烦闷得厉害,一反常态,只是默不做声。

陆少棋突然问他道,“家里走了个下人你就这样。若是我走了,你又要如何呢?会不会想我?”

傅玉声却不料他这时提起要走的事,便问:“难道定了吗?我以为你一向不过是说说罢了。”

陆少棋瞥他一眼,说:“那你呢?想我走?还是舍不得我走?”

傅玉声不愿与他在这句话上纠缠,只道:“我舍不舍得又有什么要紧?你出去了,十天半月的也就罢了。若是要去一两年,只怕你心里未必还会记得我。日后想起来这时的话,又有什么意思呢...

修 八十四-九十二 坐怀不乱

八十四


杜鑫依着傅玉声的吩咐,先去同骆红花商量。

因为谢妈点了头,傅玉声的意思是先赁一处房屋,再把孩子接过来,请了奶妈下人来照顾。这件事还得紧紧的瞒住,一时半刻的也不能叫家里知道。杜鑫疑心他就是为了要瞒着陆家姐弟,却也不敢多嘴。

他到了骆红花面前,才刚开了口,说少爷打算把孩子接到上海来,骆红花倒露出惊奇的神色来,问他:“三爷是怎么打算的?难道当真要把孩子接过去吗?他家里那位才刚娶回去没多久,又是陆家的千金,就这么着给人个下马威,到底不大妥当吧?若是惹出甚么事来,岂不是我对不住三爷了吗?”

杜鑫越发的闹不明白了,心想,那你当初就别叫我传那封信呀?却也不敢说什么,陪着笑,道:“不是接回...

猫咪 10

10

杜鑫站在床边上,看着它们两个,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。保姆把倒好热水的保温杯给他端进来,看见了也惊讶,却说,“呦,难得它们这么乖!”

杜鑫连忙接道:“少爷一直都乖!”他说完,仿佛为了证明自己的话,就伸手去捏少爷毛茸茸的猫爪,少爷眯着眼睛看他,仍旧躺在那里,尾巴轻轻的摇摆着,大大方方的让他捏。五斤却抬起了头,紧紧的盯着他看,那双金色的眼睛总让人觉得脊背发毛。

杜鑫突然想起头一次见面五斤给他胳膊上抓的那些血口子,僵了一下,讪讪的收回了手。

保姆噗嗤一声笑了,说,“你怕五斤啊?”

杜鑫有点恼羞成怒,说,“谁说的,我看少爷想睡了!我这是疼少爷!”

保姆哦了一声,不以为然的把枕头套换了,因...

修 八十一,八十二、八十三

八十一

陆少棋同他吵过这一次之后,赵永京的事就不大提起了。傅玉声同赵永京还见过几次,陆少棋当真把车停在路上,坐在车里看他们在咖啡店里聊天。等傅玉声一出来,就直接载他回去。


杜鑫有一次亲眼看着陆少棋拽着傅玉声上了楼,还以为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,想跟上去的时候,却被陆少棋臭骂了一通,怪他没有眼色。他才知道这两个人怕是又要做那不体面的事了,心里哎呦了一声,慌得赶快出了门,面红耳赤的在街上走着,抱怨道,大白天的,这两位也不害臊!他这位少爷,若要论别的,样样都好,就是这一件花丛里过的毛病,实在是要人命。


杜鑫趁着陆少棋不在,问傅玉声说:“少爷,陆少爷就在这里长住了?”

傅玉声看着报纸,回答...

修 七十七~八十

七十七

两个人躺在床上,孟青摸着他半湿的头发,忍不住问他,“三爷,你打算几时回上海呢?”

傅玉声不好跟他说自己还要留在南京一段时日,就含混的说:“大约过些日子吧,虽然是桩假婚姻,也不能刚成亲就走。”

孟青眼底满是失望,却又不好说什么,傅玉声却想起一件事,便笑了,说:“你这次回去了,可要记得给我写信。”

孟青有点为难,却还是答应了他,说:“我回去就写,只要三爷别笑话我就好。”傅玉声又问他几时回去上海。

孟青犹豫了一下,反问他道:“三爷这几日忙吗?”

傅玉声一听便明白了,孟青怕是想要留在南京陪他几天。可是一想到骆红花那边才刚临盆,也不好将这人强留在此,便说:“我还有许多事要应酬,也不能...

修 七十四~七十六

七十四

可叫了几天汽车以后,杜鑫终于觉出不对了。这都正月十五了,傅玉声还是每天都去鼓楼医院一趟,雷打不动。他跟了少爷这些年,还没见过少爷待哪个朋友这样殷勤呢。

南京的小报上开始时不时的拿傅玉声的事做起文章来,说傅玉声在追求陆家二小姐陆少瑜。杜鑫不识字,不看报纸,原本还不知道。是他去戏院拿票的时候路过鼓楼医院门口,正好看到少爷出来,一群小叫花围着他转圈,又跳又唱,嚷嚷道:“俊郎官,病娇娘,不知何日配成双!”

傅玉声被他们围着不放,却并不以为意,笑了笑,掏出钱来,散给他们。杜鑫吃了一惊,跑过去赶走了那些小叫花,帮他掸着身上的土,抱怨道:“少爷,这是怎么回事呀?”

傅玉声没料到他会过来,...

坐怀不乱 番外 明月芦花 3

他不穿长衫马褂,反倒是一身洋人的衣裳,拄着一根直溜溜的拐杖,脚上还穿着一双西洋皮鞋。

洋人衣裳,文明棍,皮鞋,这些他都在马路上见人拿过,穿过,总觉着分外的扎眼。可三少爷拄着那根文明棍,却仿佛是件极其自然的事。洋装穿在身上,笔挺又整齐,一双皮鞋也是铮亮干净,纤尘不染,看上去与旁人都不同。

这些都不是最古怪的,顶顶古怪的,就是三少爷走过来的时候,他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,这实在让人心慌。他的腿不好,所以耿叔让他站前面。这花一样的香味弄得他格外的局促,简直都不敢抬头,可又忍不住想多看两眼。

三少爷站在了大家面前,笑着同下人们说道,自己突然要住过来,劳动了大家好些天,实在过意不去,所以让杜鑫给...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