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非得已 133

133

乔伽愣住了。

澳洲之行以后,他以为他跟周善明不过就是两种可能。

坏的话,就是周善明跟他彻底分手;好的话,周善明考虑之后,还是舍不得他,希望他能够再等下去。

可周善明问他的戒指还在不在,他简直都不敢相信,脑袋里许多的问题绞在一起,却连动也不动,根本没法思考。

他一直不说话,周善明忍不住看他,慢慢的握紧了双手,突然叫他道,“南南……”


这时候刘升开始拍手了,让大家各就各位,现场要开始正式拍摄了。乔伽回过神来,连忙阻拦道,“不要说话了,开拍的时候是现场收声的。”

他的声音有点慌,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带上了一点严厉。

周善明抿紧了嘴巴,果然不再说话了。

四周安静了下来,静得连呼吸声都听得到。


周善明看着他,然后慢慢转开了眼去,看着远处不知是什么地方。乔伽不知道自己该看什么,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轨道车上的摄像机,可他的注意力从来没有这么的不专注过,他一直在想周善明的话。过去的一切真的全都结束了吗?周善明带上了他的戒指,他们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,再也不会分开了吗?

他不知道,在澳洲之前他一直是这么觉着的,但周善明无言的拒绝告诉他并不是。

他害怕自己又是空欢喜一场。


这一条拍完以后,刘升带着他们开始走第二条了,他才小声的说,“我不知道戒指收到哪里去了。”

他没有撒谎,他离开的时候浑浑噩噩的,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收拾的,可能装了,也可能没装,他完全不记得了。

他想了想,觉得这种回答大概会让人误解,就又解释说,“我要回去找一下。”


他看起来很镇定。真奇怪,其实在澳洲的时候,在盐场被拒绝,他也没有之前分手时那种心痛的感觉了,他只是茫然无措,只是害怕而已。

这大概就是成熟吧,他想。

周善明很轻的叹了一声,看着他,又问他,“南南,那你还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?”

他本来应该回答说好,可不知道为什么,偏偏有点说不出口。他用脚尖蹭着地,半晌之后,突然没头没脑的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他们两个说话的声音原本就小,这时候更是轻不可闻。

周善明沉默了片刻,才说,“南南,我明白了,都是我的错。”


刘升喊他,他不能再多说了,只好小跑着过去,跟着走了一遍,等他再回过头去的时候,周善明已经不在那个位置上了,他看了一圈,都没有看到人影,大概已经离开了摄影棚。

乔伽的胸口突然闷得上不来气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?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那样的话,也不知道周善明会怎么想,会不会以为这是拒绝?

刘升看出来他的情绪不对,已经有点不耐烦了,拿着剧本拍他的肩,“你到底是怎么回事?还能不能演?”

乔伽连忙摇头,解释说没问题,把脑海里的一切杂念都排除出去,老老实实的又专心走了一遍,刘升才算勉强满意。


收工的时候刘升把他叫过来,问他到底怎么回事,他赌咒发誓的说没什么,自己能调整好,让刘升放心。

刘升没多说,只讲了一句,私人的事情,能解决的尽快解决,解决不了的,不要带到镜头前面。

乔伽答应了。回到住的地方,开机以后,才发现手机上有一条周善明发来的短信,问他,“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?我想要正式的追求你。”

那已经是下午的事了,他一直在片场,没带手机,所以还没来得及回答。

他拿着手机,想了很久,最后只发了一句,“你是怎么追宋远的?”

这一条周善明一直没有回复。


结果等到宋远离开,他再进片场的时候,才知道为什么周善明之前说要在剧组多呆几天了。

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谈的,周善明给了剧组一笔投资,刘升给了周善明一个角色,只有两句话,演他的叔叔,乔伽去借钱,然后被无情的拒绝了。

周善明大概算是本色出演,一个精明却又进退有度的商人,根本不知道拘谨这两个字怎么写,对着摄像头也很泰然自若,一点也没有初次表演的痕迹。他只是坐在那里,还没开口,刘升就已经很满意了。

可拍这一场的时候,乔伽是真不在状态,走了几遍都不行。他一开口,台词就变得干巴巴的,连他自己都听不下去了。

刘升有点怒了,大概没想到出状况的竟然会是他,问说,你想再走几遍?

乔伽双手抱着头,闷了好半天,再走的时候,终于好多了,可周善明接着他的台词,说道不行的时候,他的眼眶立刻就红了,遮掩般的揉着额头,跟大家慌忙的道歉,说自己忘词了。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1 )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