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非得已 88

88

他坐在地毯上休息着,过了不知道多久,直到他觉着双腿不再发软,这才终于站起身来,走下楼去。

周善明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,阿姨人在厨房里煮东西,看到他下来,阿姨连忙走了出来,欲言又止,神情不安的叫了他一声乔先生。

真奇怪,阿姨以前都跟周善明一样叫他的名字的,他看了看四周,没有看到周善明的人,阿姨也看到了他疑惑的眼神,就解释道,“先生把这个房子留给你了,让我们也留下来照顾你。”

乔伽这才想起来,周善明的确是说过这样的话不假。他勉强的笑了笑,说,“阿姨,我连自己都养不活,怎么请得起你们呀?”

阿姨有点心疼的看着他,说,“这个你就不用管啦。”又跟他说,“饿了吧,吃点东西好不好?”

被她这么一说,乔伽也觉得自己的确是饿了,大概是因为早晨没有吃东西的缘故吧。他点了点头,说,“那就麻烦您了,我实在太饿啦。”


不过片刻,阿姨就给他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饭菜,还有煲好的汤,凉菜和点心,居然比平常周善明在的时候还要丰盛许多。乔伽看她摆了满桌,就说,“阿姨,太多了,我吃不掉的。”

阿姨慈爱的看着他,说,“没关系,慢慢吃。”

他突然有点心酸,没再说什么,只是狼吞虎咽的吃着。阿姨在一旁看着他,不住的让他慢点吃,他有点不好意思,腼腆的笑了笑,说,“饿坏啦。”

阿姨看着他,眼圈突然有点红,说,“晚上想吃什么,阿姨再给你做。”

乔伽只觉得眼圈发烫,慌忙的埋下头去,装作没听到一样。


乔伽吃到一半,突然想起来给林煜皓打电话,想让他来接自己。阿姨听见了,就小声的提醒他说,“周先生约了律师,等等应该就过来了。”

乔伽惊讶的看着她,半天才回过神来,跟林煜皓说,“那我晚点再回去。”林煜皓在电话里不住的追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他把挂断的手机放在桌上,才问道,“吴阿姨,他是什么意思?”

大概他的口气实在是不太客气,阿姨就忍不住替周善明说话,解释道,“他想你过得好一点,怕你受罪呀。”


乔伽没说话,心头却压满了沉郁的乌云。他一声不响,低头的吃着碗里的粥,他吃完一碗又舀了第二碗,等他把第三碗快吃完,律师也终于到了。

阿姨不愿意打扰他,说有什么事都等人吃完再说,他摇摇头,放下筷子,说请人进来。


这位律师也有些年纪了,头发有一些花白,却梳得铮亮整齐,穿得西装革履,看起来格外的精干体面,身旁还带着个年轻的助手。

一见面就同他很客气,开口称呼他是乔先生。虽然来人年纪比他大不少,可他还是坐在那里没有起身,只说,“叫我小乔就可以。”

来人大概的介绍了一下来意,原来除了这栋别墅的所有权赠予变更以外,周善明还赠予了一部分文化公司以及天宇的股份给他,不过股份仍由周善明代持。

那位律师说,这栋别墅已经赠予了乔先生,只是周先生走得匆忙,有些私人物品希望取走,希望乔先生可以谅解。

乔伽起先没说话。嘲讽的是,他如今大概能够明白周善明为什么会这么做了,他心里甚至还能分神去想,是不是这个人跟别人分手也是这样?和宋远呢?

与此同时,却又忍不住痛恨,想,这些我都不想要。


大概以为他这就是默许了,律师先生就吩咐年轻的小助理去书房,话还没说完,乔伽的心中却突然升起一种陌生的愤怒感,他坐直了身体,看着那个律师坚决的说道,“要么全都拿走,要么就全部留下。”

那位律师没料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一时间很是尴尬,努力的同他解释道,“乔先生,就是书房里的几本书,其他的东西我们都不会动的……”

乔伽实在太明白了,什么书,明明就是那几本相册。他胸口仿佛有场狂风暴雨在鼓动着,轰鸣着,他沉着脸,声音很重的重复了一遍,“要么全拿走,我什么都不要;要么就全部留下,什么都不许动。”

律师大概也没想到他的态度会这么强硬,就跟他说要和周先生商量一下,他漠然的说,“那就商量吧。”

他继续吃点心,喝着茶,不做声的等着,心脏却跳动得异常激烈,就好像疾驰的马蹄,又好像迅疾的战鼓,让他的胸口都拼命的震动了起来。


过了也不知多久,他把一碟子点心都吃完了,那位律师先生也终于回来了,很客气的同他说,“乔先生,刚才真是不好意思,麻烦您就等了。周先生说不必了。”

这个结果实在是出乎了乔伽的预料,他看着律师,似乎是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,反问道:“他不要了?”

律师点点头,坐了下来,说,“乔先生,我们来看一下协议吧。”

乔伽看着那一摞合同文件,他心里乱得很,草草的翻了翻,几乎没怎么看就签字了。签完之后还有几份授权书,律师跟他说,“后续的手续还要再办一下,需要您授权给我帮您代办。”

乔伽签好字,律师将文件收走,他突然没忍住,问道:“他现在住在哪里?”

律师有点意外,脚下慢了两步,看了他一眼,说,“乔先生,这个我就不方便说了。”
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34 )

© 明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